人民网>>强国社区>>人民访谈>>访谈回放

盛洪:把公共服务做好要依靠民众而不是上级领导

    【摘要】所有公共服务的消费者都是民众,而不是上级领导,如果不依靠民众的评价,而靠上级领导,恐怕就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应该说,改进的方式就是让民众能更多、直接地去评价这些公共服务部门,同时,上级领导应该根据公众的评价,对这些部门进行政绩的评价和奖惩。
2013年10月10日18:02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盛洪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

  编者按:10月10日15:00,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盛洪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如何改善城市公共治理”为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竞争观念引进到公共治理领域会给城市政府带来动力

  [网友蓝色水晶泪]:对于城市的公共治理研究,很少有机构能够长年的坚持,请盛所长谈谈你们选择这个课题的初衷?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课题组的情况,在研究过程中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盛洪】:在中国,这几十年公共治理一般被理解为是政府的事情。要知道一个城市就有一个政府,从经济学角度来讲,它是垄断的,相当于有一家企业来给你提供公共服务,会有很多弊端,由于是垄断的,没有竞争,缺少竞争压力。第二,公共事务很难用市场来评价,比如说在市场中一个服务值多少钱,它通过市场,通过买方和卖方的交易,最后能够实现一个均衡价格。但是,在公共服务领域,因为公共服务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市场机制在这方面是失灵的,所以我们不知道一个公共服务到底值多少钱。所以在这个时候,在公共服务方面有很多模糊的地方,有可能很多城市政府处于一个垄断地位,又比较模糊,市民并不能很清楚地知道享受的公共服务到底好还是坏。我们做这个研究,其实就想引进一种竞争机制,虽然在地域上,一个城市只有一个政府,它是垄断的,但是我们可以在观念上竞争。比如说对中国的30个省会城市进行公共治理的指数的评价,排序以后发现有前面,有后面,这实际上在观念上产生竞争,这个术语叫做标尺竞争,这个标尺可以去衡量大家谁更长点,谁更短点,在观念上形成竞争,给各个城市政府带来一种压力,也带来一种动力。所以,我们做这个研究,目的其实就是能够把一个竞争的观念引进到公共治理的领域中来。 【更多】

  公民权利是公共治理的基础

  [网友无力再挽留]:天则所的研究分别从公民权利、治理程序、公共服务三个方面考察省会城市的公共治理状况,请问当初选择这三个角度作为切入点是出于什么考虑?

  【盛洪】:首先公民权利是公共治理的基础,如果不考虑公民权利的公共治理,可能会存在很多问题。公民权利是一个硬的底线,都是一些基本的权利,不能为了公共治理而去侵犯公民权利,所以这是基础。治理程序实际上是说,其实公共治理依赖于一套规则和制度,假如这个规则和制度有问题,可能结果不会太好。另外一点,规则和制度本身也代表某些公共的价值,比如民主的制度,但是民主不仅是一个手段,不仅是一个程序,它本身也有某种价值,就是公民在参与治理的过程中,他自己也有某种感觉和收益。所以,它有单独的价值,不仅是作为一种手段存在的。公共服务是结果。我们在尊重公民基本权利,有一个比较好的规则和制度的前提下,最后公共服务会达到什么样的结果,比如说像道路很干净,城市环境很美丽,当然还有其他服务,像教育、医疗等等各个方面的服务都是结果。 【更多】

  中国省会城市公共服务基本及格,治理方式总体水平偏低

  [网友小箩卜头]:“公共服务基本及格,公民权利保障堪忧,治理方式亟待改善”,是中国省会城市目前的公共治理现状。请问盛洪所长,对于这个现状您有何看法?对于未来如何完善城市的公共治理,您有何建议?

  【盛洪】:公共服务基本及格是说它的总分相对于这三项还是最高的,还不是太好,因为它不是太高,但是公共服务应该是三项指标中最好的,而且应该说还是有很大改进的。治理方式,我们的平均分大概不到50分,按60分及格,其实就是没有及格,几乎最好的城市也没有及格。治理方式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比2010年有比较大的改进,但从总的绝对分来讲还是相对偏低的。
  我做一个解读,应该说还应该更细地进行研究。公共服务是前些年治理的结果。一个制度的改变可能会有滞后期,在调查的时候肯定是同时出现的,所以公共服务基本及格是前些年的改进的结果。治理方式也是有些改进的,它的治理方式包括了我们的政治结构,比如说我们的民主程度怎么样,信息公开度怎么样,多元参与怎么样,政府的廉洁、公民对政府的信任等等。这些指标在中国总体水平是偏低的。还有政府部门、行政部门信息公开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因为没有一种非常好的强制性手段,虽然有信息公开条例,但是这些东西其实碰到很多困难。还有就是我国的公共治理主要依赖于政府,政府有时候有意地排除其他的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去参与这个公共治理等等,有这样一些问题。 【更多】

  不依靠民众的评价而靠上级领导,就不能把公共服务做好

  [网友戒烟限酒]:贵所报告认为,当民众对医疗、养老保障、供水和供电不满意时,向政府反映情况可以得到改善。但对公共交通、环境绿化、供暖和垃圾处理等有意见时,无论是通过集体行动还是向政府部门反映,都无法改变民众的满意度。请您给我们谈谈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何在?我们的政府和民众应该如何共同协作,避免这种问题的出现?

  【盛洪】:我们初步做了一个分析,这两类情况有所不同。前一种医疗养老保障供水供电,是以一种更为企业化的方式提供的,它对民众的意见会做出一些反应,因为企业是一个直接面对消费者的机构。像公共交通、环境绿化、垃圾处理,相对来讲可能采取的更像政府的一种方式,就是非企业化的方式去提供的。这种情况下,民众对行政部门本身提意见,它的反应就非常非常迟钝,甚至根本就不做反应。我觉得,改进的方式有两个,一个是有些城市的公共服务,可以尽量采用企业化的方式,像公共交通,环境绿化,供暖还有垃圾处理,如果把它更企业化一点,这样一些机构会直接面对民众的不满,他们会做出更为快捷的和有效的反应。另外一方面,确实还要对行政部门本身有所改进,就是行政部门要对他们的政绩能够用民众的这样一种评价来评价,而不是上级领导的评价来评价。可以通过网站对公共交通或者环境绿化做出投票,这样可以让上级领导就有一个更为可靠的基础性的判断,这是来自民众的判断。因为所有公共服务的消费者都是民众,而不是上级领导,如果不依靠民众的评价,而靠上级领导,恐怕就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应该说,改进的方式就是让民众能更多、直接地去评价这些公共服务部门,同时,上级领导应该根据公众的评价,对这些部门进行政绩的评价和奖惩。【更多】

  地方政府应把工作重点从GDP转向公共治理

  [网友小箩卜头]:省会城市公共治理状况与当地的GDP水平是一种怎样的关系?随着GDP不再成为政府唯一考核指标,政府公共治理也将逐步纳入地方政府未来的考核,您认为你们的研究对于政府未来的改革具有哪些借鉴意义?

  【盛洪】:我们的报告发现公共治理状况和GDP水平还是有一定的相当关系,GDP水平相对高的地方,公共治理的评分也是比较高的。但是也不是完全一致。我想有两个方面,一方面GDP水平高和当地的政府治理有些关系,可以吸引更多的企业来投资,或者外地居民来居住,这样会使得GDP水平比较高。另外一点,这些地方政府,可能受到当地文化的影响还比较深,比如说江浙一带的文化还是尊重个人的权利,尊重市场的秩序,相对于其他的省份和城市,可能会好一些。所以我们看到,他们在公民权利这一项可能相对做得好。但是,GDP不应该再成为政府考核的唯一指标,这是毫无疑问。在我们看来,GDP不应该是政府的事,应该是企业的事,是民众的事,企业去努力,去生产,去提供产品,老百姓去买就够了。其实政府要做的事就是要把公共治理搞好,一个城市的政府更应该如此,它就是要给本地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当然,GDP也会成为一个副产品,你的公共服务好,肯定会有更多的企业和更多的民众到这个城市来,就增加了这个城市的资源,这个城市可能就会有更多的GDP。所以总体来讲,将来地方政府应该把它的工作重点从GDP转向公共治理,我想这是未来地方政府的一个方向。【更多】

 

(责编:李兵兵、房爽)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