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代表杨凤一谈如何推动昆曲文化艺术的传承--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强国社区>>人民访谈>>访谈回放

十八大代表杨凤一谈如何推动昆曲文化艺术的传承

2012年10月17日13:23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摘要】在保留传统的同时,我们的思路也要进行改变,要打破一些比较光指着政府投资,和社会资金的结合对我们今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像《红楼梦》就是跟怀柔区委的结合,这是我们一个新的试点。我觉得有了社会资金的进入,就会有产出以后的回报。因为现在是事业单位,受体制的影响,我们政府投完钱以后,很少考虑到这个剧目生产出来之后回馈回来会是多少。

十八大代表、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

  编者按:10月17日10时,十八大代表、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如何推动昆曲文化艺术的传承”为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本场访谈是“十八大代表系列访谈”第九场。

【访谈全文】 【图文直播】 【访谈预告】

昆曲的魅力让我守在这个舞台 无怨无悔

  [网友忆清秋]:您本身是京剧刀马旦出身,之后半路改行为昆曲,曾经“一唱三折九叹”,现在又成为中国当代昆曲艺术重要的传承人之一,获得了诸多荣誉,是什么样的魔力和信念让您一路坚守这个舞台的?

  [杨凤一]:大家都知道,我原来是中国戏剧学院的学生,学习京剧刀马旦,所谓的半路改行,也可以这么讲,但是按内行的话说,这不叫半路改行,因为京昆不分,我们在学校学很多的都是昆曲戏,像《扈家庄》、《挡马》都是唱的昆曲。说是半路改行,主要说的是改成纯昆曲的演出和纯昆曲的文戏。我是为什么从京剧的学生转到从事昆曲专业的演员,这当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因为在当时中国戏剧学院学完毕业的时候被分到京剧团,我的双胞胎姐姐是被分到“北昆”,当时“北昆”需要一个演员,80年代初大家都喜欢穿军装,当时姐姐的男朋友已经在京剧团,为了帮助他,我把我们俩的名字换了一下,我到了“北昆”,姐姐到了京剧团。这样的改变也改变我们两个人的命运。当时到“北昆”来就是怀着一种从京剧到昆曲不太感兴趣,因为毕竟对京剧已经学了九年半,感情还是很深的。到了“北昆”以后,也是怀着一种混日子吧,无所谓的心态。但是在83年的时候,上海昆剧院到北京来演出,华老师演的《牡丹亭》,当时有一个人民剧场,那个地方观众非常满,没有座位,我坐在夹道上看,那时候是19岁,是学戏以来第一次看一部传统的昆剧。当时看了《牡丹亭》,觉得在中国还有这么美的艺术,而且是我发自内心喜欢的舞台艺术。从那以后,可以说我就下定决心,我的一生都会为这门艺术而奉献。其实那时候只是一种心里的独白,没有想到一干30年,确实是昆曲的魅力吸引我,让我守在这个舞台上,虽然很清贫,但是我无怨无悔。 【详细】

昆曲历史悠久 文学价值非常高

  [网友迷你考拉]:北方昆曲剧院是长江以北唯一一家国有昆曲院团。1957年成立之后,北昆的发展与昆曲的发展同起同落。请问“北昆”和“南昆”的区别在哪儿?昆曲在近现代的中国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呢?有哪些具有转折意义的代表性剧作?

  [杨凤一]:所谓的长江以北,因为当年57年成立之后,我听老人们说,为什么叫北方昆曲剧院,当时提出说叫北京昆曲剧院,周恩来总理不同意,说既然是按地域的划分,长江以北就一个昆曲剧院,就叫北方昆曲剧院。经常有人说“北昆”和“南昆”的区别在哪里?说起“北昆”和“南昆”,还是在68年的时候,“北昆”的一些老艺术家韩世昌老师等等去南方进行汇演,那时候有北派和南派一说。前些年“南昆”和“北昆”的区别比较大,主要是各有各的特色,北派的特色像北方人一样豪爽、大气。“南昆”主要是像南方人一样比较细腻,而且表演起来比较委婉。这样来形容“南昆”和“北昆”。近些年来,尤其在我上任当院领导以后,我有意无意要打破这种南北之分,要取长补短,“北昆”有“北昆”的豪爽,但是“北昆”缺少的那种细腻,我们要向南方学习。南方有它的细腻委婉,但是缺少一种大气,一种豪放的气魄。所以我觉得“南昆”和“北昆”应该互补,只有这样形成一个大昆曲的概念。因为这些年我一直强调不要分“南昆”、“北昆”这么清楚,这些年我也在做着请南方的老师到北方来教课,我们北方的老师到南方去教课,这样互相交流、互相沟通、互相弥补,整个昆曲界形成一种大昆曲的概念。 【详细】

改编历史剧、结合现代科技手段或是昆曲未来的发展思路

  [网友我爱薄荷糖]:昆曲《红楼梦》在2011年4月首度亮相国家大剧院时就引起了广泛关注,之后在台北演出更是博得了现场观众集体起立的阵阵掌声,赢得“规模第一、反响第一、上座率第一”的赞誉。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优意义的秀导演奖、优秀表演奖、优秀舞美设计奖等收入囊中,并在今年初被文化部评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资助剧目”。如此多的殊荣证明了《红楼梦》在昆曲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它的精髓在哪里?为今后昆曲的传承发扬奠定了怎样的基础?

  [杨凤一]:因为昆曲《红楼梦》在2011年4月亮相国家大剧院,在这之前我们已经运作了三年。这个戏从刚开始运作到搬上舞台也是经历了漫长的一段时光,其中也是经历了很多的波折。其实600年的昆曲和300年的《红楼梦》,这两者的结合本身就是一种在我们昆曲史上就是一种创举。因为用昆曲这种形式来演绎全部的《红楼梦》,这在历史上还是头一次。以往的昆曲剧目里有一些像单折的晴雯和红楼十二游等等,但是从头到尾演绎全部《红楼梦》内容的剧目是头一次。我们当时在策划的时候也知道,这一定是非常困难,难度非常大的一个工程。但是我们当初是因为得到了怀柔区委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从人力、物力各个方面给予了支持,才能有了今天的这种成绩。尤其是我们今年2月份在台湾参加北京文化周的演出,也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没想到近3000的观众,那种热烈,我觉得是对传统文化和昆曲的一种认知和认可。 【详细】

中国戏曲如何定位和发展是目前政府应考虑的事情

  [网友骑驴大仙]:北京的世贸天阶有一家昆曲主题餐厅,创意非常好,但是目前我国以戏曲为形式的主题餐厅还很少,您认同这样传播戏曲文化的表现方式吗?在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戏曲文化方面,您还有哪些独特的见解?

  [杨凤一]:特别抱歉,世贸天阶那一家主题餐厅我没有去看过,像这样的创意是非常好的。比如在我们中国北京、上海、天津、南京到处都有昆曲主题的餐厅也好,或者是昆曲主题的会所也好,这是一种传播的手段,也是一种形式。但是有一点,如果演员表演的水准不高,它的餐厅档次也不够高的话,这会是起到一种相反的作用,而且走一种相反的路子。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比较纠结的一件事情,本身又特别希望能够遍地开花,但是又怕泛滥以后,整个把它的层次和水准降低,而且影响了这个剧种的声望和声誉。本身昆曲600年的历史是“百戏之祖”,它的产生影响很多地方戏的成长,本身在中国戏曲的地位是德高望重的,如果因为一些素质不高或者是档次不高的餐馆或者是一些人士来给它泛滥起来,我觉得这真的是一种不好的事情。  【详细】

弘扬传统文化是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网友羡慕嫉妒不恨]:您曾说过唱昆曲的人是要耐得住寂寞的,听昆曲的人都在与自己的内心对话,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唱昆曲?昆曲又会带给听众哪些陶冶和享受呢?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个您最喜欢的曲目。

  [杨凤一]:为什么说唱昆曲的人要耐得住寂寞,因为我们内行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戏剧和戏曲,昆曲应该说是最难的一个剧种,最难懂、最难学的一个剧种。我原来是学京剧,虽然昆曲学得不多,自从到了北方昆曲剧院以后,切身融入到这个剧种当中感受也非常深,为什么是百戏之母,是有一定的道理,它的唱、念都非常细腻,每个动作都要贯穿始终,包括唱,从第一个发音到收音到结束都是非常的讲究。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说张君秋老师是我们的京剧大师,唱是非常有特点的,说起身段来,不能说老师不好,身段就不像昆曲这样特别的讲究,这就是昆曲的特色。如果说张君秋老师本身唱是很棒的,如果身段能像昆曲那样讲究,那就如虎添翼,就更了不得了。但是一个剧种有一个剧种的特点,为什么说唱昆曲的人要耐得住寂寞,首先它的难度很大,它的待遇也不是很高,这就要求有一种,尤其是从事昆曲人的奉献精神。 【详细】

(责任编辑:李慧、房爽)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