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蓝生、李敏生等激辩《现代汉语词典》收录西文字母词是否违法--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强国社区>>人民访谈>>访谈回放

江蓝生、李敏生等激辩《现代汉语词典》收录西文字母词是否违法

2012年09月06日15:14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摘要】:8月28日,李敏生、宇文永权等一百多位来自中国社科院、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会和北京语言大学等单位机构的专家、学者联名签署了“反对商务印书馆《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收录‘NBA’等239个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的建议,并递交到新闻出版总署、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8月29日、30日,主张“《现汉》违法”的李敏生、宇文永权、王永民、傅振国以及现汉的修订编纂方江蓝生、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研究员厉兵、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周洪波分别在强国论坛表述了各自的观点。之后,“《现汉》违法”之争还在持续发酵。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主持人江蓝生(左二),外语中文译写规范部际联席会议专家委员会专家、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周洪波(右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敏生(左一),北京创造学会常务理事宇文永权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

  编者按:9月6日10:00,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主持人江蓝生,外语中文译写规范部际联席会议专家委员会专家、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周洪波,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敏生,北京创造学会常务理事宇文永权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录西文字母词违法之争 正反双方说分明”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图文直播  访谈预告【现场侧记】

辩论一:双方的争论焦点是什么?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双方争议的焦点在哪里?

【李敏生】:争论的焦点有两个,一个是事实,一个是法律根据。关于事实,必须要准确、精确,依照客观事物本来的面貌进行认定。因为这个事实的问题,它是个定性的问题,涉及到问题的性质和本质的问题。所以,事实是最重要的,必须要完全、准确、精确地反映客观事物的本来面貌。

我们这个举报是严格依照客观事实,并且是精确的、准确地进行表述,这就是《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正文收录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是违法的。这是非常准确的,每一个字都是在书上能找到的,符合书上本来面貌的。就不用再拿出这个书了,这是明确的的事实。但是江蓝生等同志在这个客观事实面前给予了曲解。首先,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究竟是放在了什么地方?究竟是放在了正文当中还是附录当中?这是不容混淆的。另外《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对什么是正文也解释得非常清楚,正文就是本文,就是与附录、注解相对的,大约是1666页。所以正文和附录的界限是泾渭分明,不容混淆的。可以把书拿出来,书里把正文和附录也是泾渭分明,非常清楚。总目就表现得非常清楚,另外书中用的版页也是相隔离的。所以我们认为,讨论问题必须要从最准确的、最精确的客观实际的事实出发,放在正文当中就是放在了正文当中,就不要说放在了正文的后面,就具有了附录的性质,这是不对的。放进了正文,首先就具有正文的性质,怎么能说具有附录的性质呢?所以江蓝生同志的稿子当中说我概念混乱、逻辑混乱,我说不对,这里才是真正的概念的混乱、逻辑的混乱。所以我们讨论问题,必须严格从事实出发,要定性,你放在了什么地方就是放在了什么地方,不要回避,不要曲解,不要抹煞,不要玩儿什么概念来抹煞这个准确的基本事实,你放在了正文当中就是放在了正文当中,你放在后面还是前面都是在正文当中。所以在这个客观事实上,是我们最根本的分歧,你要不要尊重客观事实,还是歪曲、曲解客观事实,这是非常重要的。

【江蓝生】:首先回答焦点是什么,我认为这次争论的焦点是双方的语言规范观不同。举报组织者打出的旗帜是“捍卫汉语的纯洁性,并不惜提高到法律和政治的层面”,而我们认为,这个口号不科学,不应该把它绝对化、极端化,这是争论的真正的焦点。正因为这个是焦点,所以才出现了举报我们把西文字母放在了《现代汉语词典》里是违法的,它背后的理论是所谓要捍卫汉语的纯洁性。这是我的看法。【详细】

辩论二:西文字母开头的词应该编排在词典的哪个位置?

[主持人]:江老师和周老师曾在8月30日的访谈中回应,西文字母开头的词,是介于词典正编和附录之间,是附在正编后面的,但是在附录前面,表明它的位置。对于这个位置的编排,李老师和宇文老师认同吗?如果是将西文字母放在这样一个附录性质的位置,是不是争议就不会这么大了?

【江蓝生】:刚才李老师和宇文老师一再强调这个问题的焦点,我认为是不准确的,因为他提出问题,就有个思想在指导,他认为这是违反了汉语的纯洁性,所以是违法的。所以我说,这里混淆了两个概念,一个说违法,得有法律依据,在我们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当中有哪一条说不能禁止使用字母词,更不会具体到不能在语文词典当中附列字母词。刚才二位老师一再强调我们是放在正文里,其实大家打开词典的第一面,就是总目,就可以看出,在正文下面,是一个括注,然后附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这就说明,我们是把它当作另一类词来处理的。如果你们一定要认为它在正文当中,实际上也无关紧要,因为只要法律没有禁止使用字母词,我是把它放在汉语词汇的后面还是放在标上附录的那个地方,那就是一个技术问题。我们为什么不放在后面的附录部分呢?因为后面的附录部分都是中国地图、计量标准、汉语拼音方案等,那些都不是词,字母词的性质还是词,所以应该放在词这个大版块里,但又不是汉语的词,所以我们放在字母词的方块里,这样从学术上、从词书编撰的体例上,都是被词书界和语言文字学界认可的,这是一种通行的做法,不是从《现汉》开始的。 【详细】

 

辩论三:《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将英语词汇列入“正文”是否违法?

[网友临时干部]:李敏生、宇文永权等学者认为《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将英语词汇列入“正文”违法,对于“违法”一说,双方嘉宾怎么阐述?

【李敏生】:这个问题究竟是技术性问题还是性质性问题,还是实质性问题,不能用技术性的问题把这个问题的要害和实质规避开,这是不对,技术性问题和性质性不是一回事。你把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它不属于规范汉字,你和规范汉字放在一起。

【江蓝生】:不是规范汉语的词语,不是字,字和词的概念要搞清楚。

【李敏生】: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是不是你们字典上的字?

【江蓝生】:是。

【李敏生】:我是严格引用你们的话,我不会转换成其他让老百姓不知道的话。我们严格的、准确地按照你的事实、你的用语对你们进行分析。所以,用技术性问题来回避它的性质、本质和实质,这是不对的,这是回避要害。你把所有这些英文词、字都放进我们汉语词典中,这是随意的问题吗?这是技术的问题吗?什么叫技术性问题?技术是无足轻重的,本质是什么?本质你是把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放进了正文,放进了《现代汉语词典》的正文,这是错误的。

【江蓝生】:放在了正文的最后。

【李敏生】:放在正文的最后也好,放在正文的前面也好,都是放在正文当中。

【江蓝生】:放在前面是不合适的,放在后面是合适的。

【李敏生】:放在正文的前面和后面,不影响你放在正文的实质。【详细】

辩论四:对于外来词的正确态度和做法是怎样的?

[网友纯净水超甜]:一些含有英文字母的词语,比如PM2.5、DVD、MP3,现在已经深入生活了,如果翻译成汉语反倒会让人不明白,同时也有一些外来词通过中文翻译之后,变得非常精彩,生动明了,比如“激光”、“雷达”、“嬉皮士”。比较之后我们似乎可以发现,越是近些年越少有这些将外来词翻译得特别好的例子,说明了什么问题?对于外来词,如果在它传入中国的一开始就先经过翻译再推广是不是比较好?那么已经普及的外来词还需要翻译吗?

【江蓝生】:这位网友提的问题很有趣,也有深度。近些年,好的汉语译名还是有的,比如说手机、视窗、软件、光盘,包括基因,这些词不是也很精彩吗?而且别着急,因为好的汉语词,有时候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出现。这一开始先经过翻译再推广,我说网友说的当然好,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做到?因为,这些外来词总是先进入使用的领域,然后才需要对它进行规范,如果没有进入使用领域,我们的规范就是不必要的。用一句话来说,规范总是滞后的。当来不及规范的时候,我们不妨先借用一下英语缩略词作为过渡也未尝不可,规范也不是一层不变的。比如我这个年代的人,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介,俄很盛行,其中有一个叫布拉吉,在上世纪50、60年代非常流行,但是后来就被纯汉语的替代了。所以我觉得,对于这些外来的词,我们可以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我们有专门的专家和机构对它进行汉译工作,或者进行缩略语的创制工作。但是另一方面,在没有恰当的汉译名的时候,允许它在社会上,在群众的实践当中,我们相信实践是最能够激发人的灵感的,而亿万群众在使用过程中,一定会创造出一些好的汉语译名。所以我想,这种抽象的谈,先翻译后吸收,起码是不够全面的,也不太现实,比较理想化。我主张两条腿走路。

【宇文永权】:我觉得,首先要分清通用和专用的概念。国家叫通用语言文字法,没有叫专用语言文字法。我注意苏培成老师在这个座谈会上,用12345,用ABCD,还有化学符号,专用语言是专用领域,比如B超是医学的,老百姓也接受,这是专用领域,但是它还有个“超”字。通用的不一样。还有,刚才江蓝生老师说的,违法违在哪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这个题目和通用语言文字,就是汉语普通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个不需要再说了。再就是翻译的问题。前辈已经给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比如美国,一开始美利坚,后来简称美国,德国是德意志,后来称德国。一开始可以用音译,比如语言学家不翻译,老百姓就把e-mail译成伊妹儿。一开始你找不到电邮的词,可以用音译,比如开始有罗曼蒂克等等。所以一开始不能把英文字母、拉丁字母进入到汉语的文章、正式出版物当中。  【详细

辩论五:字典类辞书的功能是规范汉语优先?还是反映汉语流行现状优先?

[网友大写的壹]:英文缩略词的使用是社会的发展所需,但加入词典这样的权威工具书正文是否确实破坏了汉语的纯正?对于字典类辞书,你们认为规范汉语和反映汉语流行现状哪个优先?

【宇文永权】:我想起毛泽东同志的话,不要当群众的尾巴,我觉得特别像《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受国务院指示编写的工具书。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一句话都能把广电总局的文件在事实上改过来,所以它的导向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这几年我在国外讲学,特别是当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强大,汉语和汉字走向世界的今天,我们更应该放在一个国家民族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前些年江泽民讲过要讲政治,在汉语汉字走向世界的今天,我们是千方百计地挖掘汉语汉字的优点还是挖空心思地找汉语汉字的缺点?这确实不简单是个学术问题。

【周洪波】:我想,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信息化的时代。在这样一种时代,我们要吸收国外先进的东西,尤其是我们科技方面的,还有经贸方面的,这种不同的群体之间的交流,让我们的语言生活多元化、多样性,这是一个大的走势。我想,我们要防止,不要用一个字母词的事来妨碍我们走向世界的大局。 【详细】

辩论六:语言能绝对纯洁吗?是应该禁止使用字母词,还是要禁止乱用和滥用字母词?

[主持人]:时间有限,最后给每位嘉宾两分钟的时间,有什么要补充的,或者有什么要总结的?

【李敏生】:关于纯洁,许嘉璐做语委会主任的时候也曾经用过,所以不是56年前。 另外,刚才这位先生说的革新和守旧的话,本来我不想追溯过去的历史,既然刚才说了一点,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首先是在七十年代末就有电子计算机宣告了汉字的灭亡、汉字行将就木的言论。整个可以看到,汉字的历史是充满了曲折,充满了忧患。根本点就是汉字落后论,至今没有从理论上得到彻底的清算。他们这些权威同志,提出了汉字发展“三阶段论”,汉字是最落后的,一定要发展拼音文字,这是世界文字发展的普遍规律。所以这种汉字落后论是要不得的。我们提出保卫汉字的纯洁健康和独立,目的就是为了维护我们中国文化的安全,不是什么守旧。王永民同志是我们主要的参加者之一,他发明的王码,是守旧吗?所以我们保卫汉字不是守旧,是保卫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基。

【宇文永权】:我提醒的是周老师注意一下,美国、英国、法国的公开出版物中是不是把我们汉字放进去了?这是个标准。早年有个广告,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有丰田车,他不说有路就有Toyota,他要老百姓知道只有丰田车。方才李老师说汉字落后论,确实,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让汉语汉字最好学的事情。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我曾经发过两篇文章,一个是《怎样轻松学汉语》,一个是《要让汉语最好学》,主要是解决汉字难学的问题。我也向两位语言学家汇报,我们已经完成了二十多项成果,所以我们有信心汉语汉字能走向世界。

【江蓝生】:我觉得今天的讨论,对焦点问题讨论得还不够,我想对这个再说一下。现在在语言学界认为,片面强调保卫一种语言的纯洁性,在任何国家里都有一批人持这种观点,所以我觉得这次和他们从语言观上就是根本的分歧焦点。这样一种在学界称为“语言纯洁主义”,简称叫“纯语主义”,在语言学里,“纯语主义”是个贬义词。有一位外国的语言学家叫戴维·克里斯特尔,他编撰了一个现代语言学辞典里的解释是什么叫“纯语主义”,他说语言学中,这一名称带有贬义,是一个思想流派,是语言需要受保护,不应受外界因素的渗透而发生变化,外界因素包括来自其他方言或语言的压力(如介词和由口语生发的变化等)。语言学家认为这种纯语主义的思想实无必要,因为语言不可避免会发生变化,变化正反映了社会文化和心理的发展。我并不指望对方会接受上面的解释,但是我想,绝大多数的语言学工作者是认同这个观点的,这就是为什么媒体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认同我们的观点,原因就在这儿。强调语言文字的规范化要尊重科学,要有个科学的规范观。科学的规范观就是尊重语言自身的演变规律。所以我希望,举报我们的这些同志不要一味地用纯语主义的思想去误导群众,因为你一举起这个大旗,捍卫汉语汉字的纯洁性,要注意我们国家的安全,你就站在一个理论的制高点,就会置我们于死地,我觉得不要用这种思想去误导群众和有关领导,那样的话,可能要影响社会语言生活的和谐,那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周洪波】:国家语委每年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那里面一个主导的是中国语言生活现在是丰富多彩、健康发展的,不像李老师说的那么一团糟。这次说是一个违法问题,实际上涉及到语言观的问题,涉及到思想方法、认识方法的问题。刚才李老师说到,有关这样的问题,纯洁、健康,时任国家语委会主任许嘉璐先生有过论述,我这里引用1998年许嘉璐做国家语委主任的一段话,他说,规范总是滞后的,是相对的,所规范的范围是社会运用语言的主流部分,因而也是局部的。规范并不能阻止语言的发展演变和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语言现象,当然也就不能保证出现的新词语、新说法人人都懂得。不进行规范当然不行,过分强调规范,希望纯而又纯,也不行。又言之,我们是在不规范的情况下搞规范,有言,语言又在规范中发展。当然,符合规范的发展才是健康的。规范是为了发展,为了语言的健康发展。【详细】

 

新闻报道

江蓝生回应争议:《现汉》收录西文字母很有必要

周洪波回应“现汉违法之争”:这是无稽之谈

“现汉违法”争议双方激辩 李敏生:江蓝生等曲解客观事实

(责任编辑:黄玉琦、房爽)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