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条约》与中国版权保护--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保护音像表演外交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柳斌杰谈

《北京条约》与中国版权保护

2012年07月06日20:19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7月6日,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

       编者按:7月6日16时,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保护音像表演外交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柳斌杰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围绕“‘北京条约’与中国版权保护”这一话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图文直播】 【访谈预告】 【访谈视频】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保护音像表演外交会议6月26日在北京闭幕,会议签署了《视听表演北京条约》。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代表中国签署了该条约。《北京条约》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它是如何保护表演者的权益,又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签订的?今天在我们演播室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了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保护音像表演外交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柳斌杰先生和各位网友进行交流。

  【柳斌杰】:各位网友,大家好!

 

《北京条约》是我们中国版权保护事业的新的里程碑

  [主持人]:今天所有问题都是网友提出来的,应该是和网友一次全面的互动。接下来我们一一向您提出网友的问题。 有网友说,这次外交会议上一共是155个成员国49个国际组织的代表联合签订了《视听表演北京条约》,他们很想知道为什么签这么一个条约?这个条约包含哪些内容?其中最核心、最亮点的部分是什么?

  【柳斌杰】: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是当代经济、科技、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保护知识产权,就像封建社会保护土地权、资本主义社会保护工业权、后资本主义社会保护经营资本一样,因为今天是一个信息社会,劳动生产的主要资源已经是知识,所以保护知识产权在现代社会非常重要,就是保护社会的发展、保护社会的创新能力。所以,国际上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很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分了三大部分,一个是创造发明,我们经常说的专业权,一个是版权,文化创意产业生产的成果就是版权。还有一个就是经济商业活动产生的商标权。这三大权利合起来就叫知识产权。    

    【柳斌杰】:这次条约解决了什么问题呢?主要解决在著作权领域的表演权的问题。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能够表演的著作,电影、电视剧,著作人的权利要保护。表演这个著作的表演者的权利也要保护。 关于“听”的问题,以前已经通过了一个公约,音乐录音制品已经通过了一个公约,这次主要解决“演”的问题。简单来说,过去解决“听”的问题,现在解决“看”的问题。 再一个,演艺界,全球演员联盟、国际组织,也是强烈呼吁有这么一个国际性的法规来保护。因为现在演出都是国际性的,世界上都能得到保护,解决这样的问题。所以,为此专门召开了这次外交大会,这次外交大会开的是非常顺利。

  【柳斌杰】:作为我们中国来说,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召开缔结条约的外交会议,因为联合国及其组织之前没有在中国开过这样的会议。签订的《北京条约》,也是在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因为152年前,我们有过一个《北京条约》,那是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而且是西方列强强加给中国的,这次是我们中国来主导制定的条约。同时这个条约的签订,也是我们中国版权保护事业的新的里程碑,标志着世界各个国家、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基础、保护的实践以及发展的现状给予充分的信任,才在你这里开的。所以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通过这个会议,大大增加了我们中国的知识产权领域里面的发言权,大大提升了北京作为国际大都市的影响力。 【详细】 

 

保护表演者的经济权益和精神权益

  [主持人]:署长,您刚刚一直强调《北京条约》是针对表演者的权益,包括经济权益和精神权益的保护。应该说,充分考虑到了视听表演创作分工的复杂性。在这其中较好协调了编剧、演员、制片人等等各方利益。 有网友说,如果就一个电影本身而言,我们去如何理解?包括在中国,表演者一旦同意将表演的录制品放到视听录制品上,权利就归制片人所有了。电影人、表演者的权益如何保护呢?

  【柳斌杰】:电影人、表演者的权利有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方面表演作品的著作权受到了保护,你的作品允许或者不允许什么团体、什么人进行表演,你有这方面的权利。第二方面,保护这个作品的表演者的权利。比如一个电影剧本写出来,演这个里面的角色,男一号、女一号,这些角色,他塑造了一种形象,他的权利得到了保护。这是条约本身的含义。 你说的一个音乐的表演、一个电影的表演、电视的表演,表演是由投资人、制片人做成一种产品了,你这个表演权怎么保护,这就是说,你参加剧组,进入表演的时候,你的权利就应该有一种规定,有一种契约,或者有一种合同,得到保护。

  【柳斌杰】:你唱这个歌、你表演了,你同意在这个电影中使用你表演的歌剧,这就是你有一种契约,这个契约包含了你的经济权利,你的人身权利,你的名誉权利,就包括进去了。 这就是两方面的意思:一方面就是,这个作品随着它的演出或者制成各种传播载体,在更大范围传播,制片方有收益,你也同时有收益,经济利益得到保护了。另外一方面保护你的人身权利和名誉权利。人身权利就是我唱的是歌曲,我有我的内容,表达我的思想和情感,别人在表演的时候或者模仿表演的时候,不能允许你来篡改我的表演内容,你用了我的声音、用了我的形象,但是你表演了别的东西,这个是不允许的,这就是侵权了,就保障你这个权利。 【详细】 

 

我国形成了具有特色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

  [主持人]:创新和丑化,刚刚网友说的是两个概念,创新并不会歪曲原来作品的一些内容。 网友庐山说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科技进步、文化繁荣带动了知识产权的相伴发展,保护知识产权也是全球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一个共同选择。这些年来,中国在版权保护、版权执法模式等方面有没有哪些创新和亮点?请署长给我们做一些介绍?

  【柳斌杰】:中国在版权意识方面的萌芽是很早的。我们形成了中国特色的执法体系。西方国家的执法体系是一套,就是依靠司法打击来执法,就是上法院,法院里来判决,他们只有这个办法。我们有两套办法,我们一个是依靠司法,全国市级以上的地方都设了专门的知识产权的法庭,每年要判处几万个案件,知识产权案件中,版权的案件占了65%,是最大的一部分。除了这个,我们政府有一个行政执法体系,每年开展打击侵权盗版的专项行动,查处一些大案要案,通过行政法规处罚、吊销执照等等这样的一些行政管理措施,加大了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外国没有的。 【详细】

 

坚决打击互联网上侵权盗版行为

  [主持人]:刚刚署长在前面也介绍了,《北京条约》其实也解决了一个“看”的问题。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的网络侵权盗版问题是依然存在的。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网络侵权盗版问题?包括我们现在有没有一些方法可以打击互联网的侵权盗版这样的行为?

  【柳斌杰】:互联网侵权盗版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在中国当然是依然存在的。特别是一些文字作品、视频作品、一些软件,未经授权下载使用,这本身就是一个侵权盗版。这个现象的存在,应该说是一个过程。从整个趋势来看,从国家的法治体系来看,坚决打击互联网上侵权盗版行为。所以每年都要开展一些“剑网行动”,专门查处互联网上的侵权盗版行为。这是从法律上、行动上,我们都是在制止这些。但是并没有解决互联网的侵权盗版问题。有几个原因,一个原因,现在国际上,互联网领域,反盗版的问题还没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模式。互联网的特性是互联互通、信息共享,如果管得过死,就妨碍了自由传播,如果不管,就形成了盗版,所以在这两难选择中间,现在正在权衡,用一个更加妥贴的办法来解决,各国的法律、制度上掌握不一样,这是目前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制度还不完善, 第二,现在国内执法来说,还没有像发达国家追究到用户、终端用户、使用者。你利用侵权盗版行为谋取经济利益,成批量地进行盗版,我们是打击这个,没有对直接的用户使用这些法律。这在客观上大家没觉得自己使用有什么不当。 第三,中国的法律处罚力度还不够,我们现在正在修改著作权法,其中就有一项就是加大处罚的力度,提高惩罚、判刑的力度。不像过去,过去我们是在一定的数量才予以追究,以后可能就要在这方面严一些了。这就是对侵权盗版的威慑力量不够,因为处罚的很轻。这是现在存在的问题的原因。虽然我们有保护的条例,但是,盗版的现象依然存在的一个原因。现在大多数人是在免费下载音乐,免费下载视频,还是比较普遍的现象。 【详细】

 

著作权法新修改依据三个目的、三个原则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再看一位网友提出的问题。他提出了新修改的著作权法的问题。新修改的著作权法有什么出发点?包括了什么?我们如何真正保护版权者的利益?它的原则是什么?新修改的著作权法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出炉?

  【柳斌杰】:新修改的著作权法,这两天就进行第二次征求意见,第一次征求意见引起了国内广大公众的关注。特别是文化领域各个门类的作家、艺术家,都参与了热烈的讨论,提了很好很宝贵的意见,我们已经吸收,进行了修改。目前,公布了第二次修改意见,继续听取各个方面,特别是专业方面的意见。 这次修改我们有三个目的、三个原则。一个目的就是完善我们的著作权法,因为我们著作权法是在互联网数字化还不充分的条件下制定的,我们根据新的传播变革的态势,要完善它。第二个目的,要解决我们加入世界各种条约以后,带来的新的问题。特别是加入世贸组织以后,著作权法带来的新的问题,我们要修改。第三个目的就是提高我们保护的水平,加大执法的力度。可能将来出台这个法律,在惩处方面就比原来严厉得多。

  【柳斌杰】:在原则方面,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所以我们首先要体现国际性的原则。知识产权的保护同国际的各种法规要相衔接,要统一国内国际执法的标准,国际性的原则我们要掌握。第二,我们要掌握的是平衡性。平衡性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著作权法是调解各种利益关系,各种利益关系要掌握一个平衡,比如一个著作,它的完整的权限涉及到很多方面,涉及到著作人、制片人、投资者、表演者,这是一般情况。著作者、出版者、传播者,像报社、电视台、作者,还有公众,这些利益要能够妥善地处理,不能够正确协调这些利益,著作权领域就会陷入矛盾,比如表演权制定过程中,就涉及到著作人的权利和表演人的权利的协调问题,表演人和制片人、导演的权利,表演的还有导演的权利,要协调这些关系。所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我想你看了大家提的意见,你就会看到,他们从各个不同角度提意见,比如,创作人强调了他的著作权,有的音乐人说得很刻薄,现在著作的稿费这么少,我一个音乐作品创作下来,我一年能创作多少首,他一计算,他公布一个数字,说我一年的收入平均一月是一千块钱,连打工者都不如。但是一个唱歌的,人家唱了我的歌,一晚上一下挣了30万。作曲人的权利就不平衡。著作权法制定的难度就是找到平衡点,著作人、表演者、策划、播出平台、机构,电视台、报社也不能白给你登。

  【柳斌杰】:第三个重要原则是独立性原则。第一条讲了我们的国际性,但是我们要强调我们的独立性。中国的法律必然要首先强调中国的国情、中国的特色,要适合中国广大公众繁荣文化艺术事业的要求。所以,这一点我们保持了中国著作权法的中国特色,就是从我们实际国情出发,从发展阶段,从传统的文化艺术发展各方面一些利益关系的处理办法,从这里面吸收智慧,来完善我们的原则。所以,保持这几个原则,使我们著作权法更能够适应文化艺术创造的需要。 【详细】

 

       嘉宾简历

    柳斌杰 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保护音像表演外交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副组长。北京师范大学外研所西方经济专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专业毕业,硕士研究生,教授,高级经济师,博士生导师。2012年受聘为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

       相关新闻

     柳斌杰:“北京条约”签署与中国版权保护会议属外交会议

     柳斌杰:“北京条约”签署是中国版权保护事业新里程碑

     柳斌杰:“北京条约”保护视听表演创作合法权益

     柳斌杰:“北京条约”的签署能够更好地推动文化创新

     柳斌杰:全球存在互联网侵权盗版问题

     柳斌杰:新著作权法要更能适应文化艺术创造需要

 

 

(责任编辑:彭心韫、黄玉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