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叶青谈温州公车改革--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全国人大代表叶青谈温州公车改革

2012年07月03日17:22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编者按:7月3日14时,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温州公车改革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公私不分造成补贴过高 车改陷入怪圈

  [网友果壳里的虫]:早在1993年,东莞沙田镇就以发放交通补贴来进行车改试点,却一直没能摆脱“车改等于公务员加薪”的争议,此次温州车改也没有摆脱备受质疑的“改革怪圈”,您认为出现这样“怪象”的原因是什么?
  [叶青]:我觉得最终的一个障碍,还是公务员的待遇论。这些官员,希望车改之后能够补贴尽量高一些。为什么要高一些呢?他觉得官员应该享受这样一个待遇,不同的级别要拿不同的车补。所以,这个我觉得这是目前最大的障碍,也是很大的误区。每个地方改革的时候,都把车补定得比较高。定得高,跟我们现在的决策系统有关系,车改现在好像都是那些坐公车的人在制定方案。所以,他们制定方案的过程中,就会制定一些有利于官员的方面,这成为了通病,各地的车改都存在这个问题。把这个方案拿出来,让公民和纳税人说说话,表表态。如果这个方案能够实现拿出来讨论一下,我想这个社会上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所以,补贴过高,可能是车改难以推进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详细】

  “补贴照领 公车照坐”应纳入防腐严厉制止

  [网友呆头小鹅]:从温州车改的补贴看来,感觉地方车改补贴的随意性很大,即使推出的车改,节约了行政开支,也不应有较大的弹性空间。弹性空间大,容易有变相福利的“猫腻”,您认为呢?
  [叶青]:现在地方自主车改,自主性太强了,想补多少就补多少。所以,我觉得这是很不正常的。我现在很期盼的就是,国务院的公车指导意见能够早日出台。国务院的公车指导意见,是对全国各省市都有指导意义的指导意见。希望在这个指导意见里面能看到,某一个级别的干部的车补的上限和下限能够很明确的规定下来,各个省市根据自己的财政状况又能来规定它的每一个级别干部的车补的数额。举个例子,比如说我建议国务院车改的指导意见里面,把正处级的干部,比如正处级干部能不能做一个规定,比如说车补在1000-1500元/月。假如能够把这个空间确定下来,各地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定,比如温州,或者整个浙江省就可以规定,在整个浙江范围内,正处级干部可以采用最高的限额,那就是1500元。另外一些比较穷的省可以来规定,正处级的,用最低的档次,那就是1000元。所以,我现在很盼望这样一个车改的指导意见出来,免得地方差距非常的大。 【详细】

  期盼国务院早日出台意见 规定车补限额

  [主持人]:您认为像国家推出一些条例,您觉得是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这样的想法呢?才能推出来呢?
  [叶青]:按照温总理的安排,今年要出台公车指导意见,然后适时推出中央机关车改的方案。这是三个月前听到的,在反腐倡廉会议上,大家都在等,还有半年的时间。这一届领导集体把公车改革推到比较高的平台。我们大家都在等。
  [E政建议20884号]:为人民的公仆们发钱解决公车消费问题,一个多年前就已试行过至今却不见推广,解题者的思路是否有问题?
  [叶青]:其实公车改革到现在差不多整整20年,从1993年到现在。我自己在十年前,也就是2003年5月,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到湖北省统计局上班,我自己也搞了车改,上班第一天就搞了车改。从中央层次重视这个问题,是这一两年的事情,也就是去年和今年,去年温总理在报告写进去了,积极推进公车改革。今年政府报告又提到要深化公车制度改革。所以,应该说这两年都在提,但是这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现在时间越来越紧张了,大家都很亟待。所以,现在都是地方在改,杭州、温州,包括宁波,还有广东,六个地级市,惠州、中山、东莞这些地方,所以地方的车改方案是不少,但是能够很成功的,很受到老百姓欢迎的,现在确实是没有几个。所有的问题,可能最后都集中在一点上,就是车补要发多少才是合理的。所以,我想整个全国车改的方案有,肯定是在制定或者已经制定好了,现在可能都是处于一种磨合的阶段。所以,我们还是寄希望于今年下半年能够有一个很明确的方案出来。 【详细】

  车改有利于改善政府形象 待遇、安全成两大阻力

  [网友寒劲草]:叶局长,您如何评价温州这次关于公车改革的整体方案?国外关于公车使用方面都有哪些好的地方值得我们借鉴请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叶青]:我们知道温州车改方案是在4月份,当时尝试一个比较好的消息,温州已经进行车改了。在当时我看到一个很好的内容,这次好象没有看到。在4月份的时候,温州方案里面制定,把不同的单位分成三等,根据用车的频率,用车比较多的单位,正处级的干部补3100,中等的,用车量不是很多也不少,属于中等范围,是2800,用车最少的单位,这样的单位正处级的干部是2600。3、4月份我看到这个方案的时候非常的高兴,这确实是很科学的一点,同样是处级干部,有些干部很忙,有些不太忙。所以,它应该是有不同的车补,而且相差也不是很大,200多块钱、300多块钱。但是很奇怪,这次公布方案的时候,没有这个内容,都是从300-3100块钱。我不知道温州这次车改方案被删掉还是怎样,我认为这是温州车改最亮的一点,如果这一点不保留下来就很遗憾。我原来对温州车改的评价是很高的,现在我觉得没有什么很新的亮点,相反车补还给得很高。这是我对温州车改方案的总体判断。
  [叶青]:刚才还说到国外的,我们中国的港澳地区或者港澳台,大家都知道车的问题,在国外或者在中国这些港澳台地区,实际上是非常简单的问题。没有像中国或者中国大陆这么麻烦的问题。我曾经跟国外的财政学家交流过,他们很疑惑,说为什么中国公车的数量这么多,而且这么豪华,这在一些国家,包括发达国家,都是很难见到的。他说你们为什么把这个钱花到这方面去,我没有办法跟他们解释。我说这是官员的问题,官员没有把自己真正当做一个公仆。我现在简单的结论,就是说,在国外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在中国或者在中国大陆变成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或者影响到政府和老百姓的关系,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下很大的力气把公车的改革推进和解决好。现在中国大陆如果不搞车改的话,可能会引发一些新的矛盾。所以,我是非常希望通过车改来完善一下政府的形象,改善一下政府官员在老百姓眼里的评价。我经常说的,30年前,我们哪来这么多公车,我记得30年前,我没有上大学的时候,在一个县城里面,一个县城的公车是屈指可数的,我想不会超过5辆公车,这是33年前。无非就是武装部长坐一辆,公安局长坐一辆,县委书记坐一辆,我记得真正有公车的,大概就是这么几个人。但是现在,一个县的公车不是按百来计算了,甚至是几百。上一次讲到一个消息,结果由一个正面的典型变为反面的典型,就是昆明市麒麟区,麒麟区大概有三四百辆公车,原来媒体报道的时候,400多辆公车,大家在玻璃上贴了一个牌子,公务用车。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便于监督,上面有电话。但是让网民真正感觉到中国的公车有多么的多。一个县级单位,一个区,居然公车达到四百多辆,所以这完全由一个正面的典型变为一个反面的典型。所以,你想一下,一个县域有几百辆公车,全国有多少县域多少区,全国有多少公车。不算别的区里面,我记得是436辆车,436位司机,养400多个司机,一年得花多少钱。所以中国的公车确实不是少了,而是多了。所以,我们要通过改革解决这个问题。 【详细】

  少开车 创造和谐汽车文明

  [网友孟梁]:您作为湖北省的统计局局长却谈浙江温州的公车改革,不知道这符不符合“规矩”?您是否承担压力?
  [叶青]:这没有什么,首先我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的事情我都可以提建议。再一个,我谈车改的时候,可能往往是以学者的身份,以公车研究者的身份来谈,或者以一个财政学者的身份来谈。全国的车改,我都可以谈。因为也没有说不能够谈外省的事情。
  压力,肯定是有。但是从表面上来看,没有哪一个人当面跟我来说你不要在车改上怎么样,起码没有人这样说。因为我自己研究车改,我说三句话,自购私车、上下班、一个月补助一天,从武汉市回到浙江,一年节约8万块钱,我想这本身就是一个好事情。所以,车改,我觉得谁都可以谈。
  [叶青]:刚才那个网友说出那样的话,对我也是一种关心。对我个人来讲,没有什么关系,现在车改是国家利益的问题,不是个人的利益。我推动中国车改,我个人其他方面都是次要的。我这辈子能够把车改这个事情推动就非常的满意。我自己车改10年,从1993年开始研究车改的方案,伴随中国改革的一个始终,我认为非常的高兴。这也是一个所谓学者型官员应尽的职责。中国的车改不仅涉及到各国形象的重塑和再造,已经涉及到更大的问题,比如环保的问题,比如解决堵车的问题。其实车改是可以减缓堵车的。为什么这样说呢?这个道理非常的简单。比如我的车改,我现在住在郊区,因为车改了,我自己每天开着车上班、下班,我的车在路上一来一回,就解决问题了,车就跟着我了。假设我没有车改,我自己用司机的话,这个司机就是一来一回,然后又一来一回,等于跑四趟。中国为什么堵车?因为中国没有搞车改。路上跑的车,一半是空车,是司机在外面自己跑,这就是国外为什么不堵车,而在中国又肯定会堵车的原因。所以,我觉得公车在外面跑空的时间太长了,私用的时间太长了,所以他不计较成本。我经常说,路上堵车的时候,谁不心痛,公车的司机不心痛,私车的时候,我有司机都很心痛。因为这个车主的发动机一直在发动。所以,为了不堵车,为了减排,我希望能够尽快的车改。我有另外一个事情告诉大家,“3510”,“3510”的提法是北京环保局的杜局长提的,我在湖北也提。每个公务员应该尽量多走路,“3510”就是3公里走路,5公里骑自行车,10公里开车或者坐车,如果公务员能做到,每个社会成员都能做到,我想没有一个城市会堵车。所以,限牌、限单双号、限购这些问题都不应该出现。有哪个国家会限购,一方面要刺激消费,一方面要限购车辆。这就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大家动不动就把车开出去。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东京这个城市的车比北京多一倍,但是东京的堵车会少一点。为什么少?因为很多东京人开车,上班并不是自己都要开车,而是坐地铁或者轻轨更方便。所以,我个人的建议,不要去限购车,但是要号召大家少用车,尽量坐公共交通。还有就是多做一点3510的事情,我自己上下班是开车的,但是我在上班的时候,如果在周围开会,我是走路或者骑自行车的,因为我想这样可以节约一点油,还可以锻炼一下。更重要的是可以减少道路上车的数量,所以我们应该有一种很和谐的汽车理念。所以现在大家觉得对车很不满意的话,对私车有限制,对公车没有限制,浪费很大。希望通过车改,形成一个很和谐的汽车文化,让大家享受汽车文明,让我们道路更加和谐。因为我本人来说是一个车迷,我在1995年之前,那个时候主要是自行车,所以每个人都有骑自行车的历史。我记得我是从小学开始骑自行车,一直到1995年。1995年的时候,大家知道出了一种新的车叫自助车,也就是现在的电动车。现在的电动车是烧电的,但是在1995年的时候,是小摩托车,是排量在50cc以下的,所以我在95年买了一部那样的车。当时那个车5千块钱,非常的贵,我记得很清楚,是嘉陵50,那个车相当于小摩托车,是烧油的,非常节约。到1997我把这个车让给我夫人开了,我买了大洋125,享受摩托车带来的快乐,非常的省油,而且不怕堵车。从1997年开到2010年,到2010年,我就买了第一辆车是夏利,开了几年。到了2003年5月份,到统计局上班,就不太好开夏利上下班。我在2003年买了第二辆车是小切诺基,因为小切,我经常是开车上下班。2007年买了一汽的奔腾,2009年买了一部车。我现在正在开的是大切和一个越野车。我经常出差跑长途,这样的车安全一点。对这些车,我希望大家买车的同时,最好尽量少用车。 【详细】

 

  相关新闻:

  叶青:公务员反对车改的两个理由是待遇和安全

  叶青:"补贴照领 公车照坐"应纳入防腐严厉制止

  叶青:期盼国务院早日出台意见规定车补限额

  叶青:坐公车的人决定车补金额使得补贴过高

(责任编辑:张庆成、黄玉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