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当天下午16时,强国论坛就此展开了第一场访谈,此时距“芦山地震”发生只有8小时。人民网强国论坛特别推出《芦山地震专家、记者》系列访谈,旨在第一时间解读地震应急救援,直击地震救灾第一现场,全程追踪抗震救灾,以呈现全方位、多角度的媒体观点,为芦山加油。

专家观点

面对灾情应急速度加快重视信息快速收集    经过汶川地震的考验和这些年经验总结,这次地震的应对可以看出能力上有明显的提高,无论应急反应的速度,还是整个安排的整齐有序,都比汶川地震时有大的进步。灾害8点02分发生,9点18分就已经派了直升飞机前去获取信息,中午12点左右,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航空遥感的影像,反映出我们的应急速度加快了,而且非常重视信息的快速收集。--李京

汶川地震救灾的经验这次派上了用场    在上次救灾的一些经验,这次也都派上了用场。比如说,在汶川地震时的初期,大批的志愿者前往灾区,然而后来发现在这种山地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大批志愿者直接到受灾最严重的现场去并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这次也是从一开始就呼吁,非专业志愿者暂时不要进入到救灾的第一现场,这样就避免了现场的混乱和再发生余震的时候伤及这些志愿者。这也是从上次的经验得来的教训,并在这次及时地用上。--李京

水库若出现裂缝应派专业人士检查    水库如果出现因地震造成裂缝的情况,需要迅速派专业人员去调查,因为裂缝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有的仅仅是表面出现一些裂缝,有的是在里面出现裂缝,而且这与水坝的性质也有关,比如土质、钢筋混凝土质都有关系,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检查完发现只是表面的,不影响它的强度。如果深入到里,影响到了大坝的强度,或土坝里面的隔水层被破坏了,这时就需要采取一些措施,比如把水放掉,或者把可能影响到的下游的人撤离。--李京

提前预测地震发生是一个科学问题    地震肯定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作用过程,无论在科技和政策防范上都是全球的重大问题,不仅是科技问题,还是一个政策问题。四川地区近几年接二连三的发生地震,国家是否应该着重对相关地震带加强防御措施?从科学层面说,如何划分高风险带、低风险带,这是需要特别系统论证的问题。听起来很简单,现在有很多科学家在研究地球的地质活动的规律,这也是人类当前面临的科技挑战,大家也知道,这些年我们对能否预测地震的发生关注非常多,老百姓会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为什么没有能力回答这些,答案是很遗憾的,还没有实时、提前预测地震的发生,这是一个科学问题。--张强

地震带居民是否应组织搬离是个政策问题    对于密集地震带的居民是否应该组织搬离地震带,以免更多伤亡事件发生?这还是一个政策的问题,划分高和低的问题,我们通常会提醒对高风险带有一些特别的政策措施。但这政策措施不仅包括对高风险带撤离的问题。对于世界上有的地方也成为高风险带,但他们相对的应对措施,有建筑的新型化,我们采用一些新型的建筑可以应对。对于一个整地区的撤离波及和影响不那么简单,会影响到方方面面,包括谁来做这个决定,怎样决定,移到哪里,哪里可以接受。--张强

自我救助过程中要先做好自我防护再帮别人    在自我救助、更大意义上,除了灾区之外所有的社区老百姓都可以讨论的一个问题。其实在技术层面我们还有很多很细的技术层面,包括现实的,如果在灾区的群众们,我们要保证获取外部援助的时间段里有储备。储备有几个方面,既包括安全问题,我不能够受到次生灾害的危险的威胁,还有就是保持自身体能的状况,还要提醒大家,信息通道建立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也是提给政府和整个社会外部的救援团队的问题,我们如何让大家尽快获取信息,这也是很重要的。--张强

政府与民众在救灾中是互补作用,缺一不可    政府与民众在救灾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两者是互补作用,缺一不可。政府承担着组织、协调、引导的责任,承担着基本的救灾职责。民众的捐款、捐物、捐志愿服务具有强大的社会功能,在许多领域往往能够弥补政府的不足,甚至引领政府的政策,得到较好的调整,两者只有良性互动才能产生出最大的合力。汶川地震在国际救援史上就是官民合作的一个范例,雅安这次救灾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王振耀

公众对红十字会的认识应该给予一定的时间    公众对红十字会的认识有一个转变过程,应该给予大家一定的时间。但在客观上,全世界的红十字会系统都在救灾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中国的红十字会既是国家减灾委员会的成员单位,也有着比较系统的组织来协调全国红会系统投入救灾,同时,他们也有一定的救灾物资储备和专业的救援人员,是救灾工作的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我们需要不断推进红十字会系统的体制改革,使其能够充分发挥人道主义救援的职责,在灾害救援中贡献更多的力量。--王振耀

人们的乐观精神让人印象深刻    这儿的人的乐观精神。是经历了汶川大地震之后就淡定了,尤其是老百姓跟我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他们跑出来了,最后哭喊声一片,这次没有那么严重,我采访中很少有掉眼泪的,有眼睛湿润的,但是没有见到哭的。即使房子塌了,但是他们相信政府还会给他们重建,所以没有那么悲伤,尤其现场老百姓互相帮助,都像自己亲人一样,感觉挺温暖的,像我一个人来谁都靠不上,在这儿吃饭、睡觉的问题,随时找到人都可以帮助解决。有的老百姓把家里的方便面拿出来吃,我碰到一个卖水的人,他捐出150箱矿泉水,他还有1000箱,如果需要的话他都会捐出来。还是大家劲往一处使,大家还是比较团结乐观的。就我一个人在这儿也受到了很多照顾。比如有些老百姓吃饭的时候会主动的把盒饭或者是方便面递给我,我挺感动的。--苏显龙

志愿者的热情不能减但应更理性    有些志愿者会开车过来,因为道路通了他会开车,这样非常不利于抢险,一定要让志愿者冷静一点,我这两天也采访一些志愿者,尤其有的小姑娘只有20多岁,到这儿根本插不上手,实际上当地的老百姓我觉得已经能够生活自理了,因为伤员不是很多,他们照顾一些官兵、武警战士也够了,其实就是吃饭时帮他们打打水,剩下其他的网友的关注度和志愿者的关注度一定要降降温,别一窝蜂跑过来,可以以后出点钱捐点物资,这个更现实一点。我呼吁志愿者的热情不能减,但是应该理性,本着不要给灾区添乱的角度,要切实考虑自己的能力再来决定来不来,不要冒然的先来,有的人先体验生活,这种体验式的志愿者还是不要来了。--苏显龙

如果满眼都是灾情那么失控的情绪可以压抑    这次来到地震灾区,我不会再刻意控制我眼眶的泪水,但是如果你看到他们现在急迫的问题,你能够给他们找到什么解决办法的途径,如果你满眼都是灾情,那么你自己失控的情绪我现在可以很好的压抑住,我记得昨天我在去采访的过程当中,有一个司机,他拉很多的人在两个交通不是很顺畅的地方穿梭,我说您车受损挺严重,家里也受灾了,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你们就是来帮我们的,我不能收钱。我说我们其实是一起的。那师傅大概5秒没说话,他一直在开车,大概5秒当中我的眼眶一下子就湿了,我们不是说可以把情绪控制的那么好,当你看到这样的东西碰触到你的时候我也会流泪。--蒋林

无论抢险报道、救灾体系还是爱心方式都应该进入2.0版    昨天当我睁开眼睛看到救灾车旁边有一群记者抓拍各个角度时,我真的觉得来的记者太多了,我觉得如果说真话会得罪人的话我也选择说真话。我觉得站在媒体人的角度我特别能理解,因为我们也是在地震发生第一时间往受灾地区冲,我们想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样的帮助。这次救援也会有民间的救援车辆,大家觉得会堵住生命通道。我觉得是这样,中国面对灾难,我觉得有了汶川大地震这次大家对爱心的激发,应该进入2.0版本了,无论是抢险报道、救灾体系还是爱心发生方式都应该进入2.0,反省的不仅仅是媒体其实包括每个人。--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