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增资IMF”--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谈

“中国增资IMF”

2012年06月20日16:21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做客强国论坛

  编者按:6月20日13时,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做人民网客强国论坛,以中国增资IMF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 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表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已基本平分秋色 

  [主持人]:现在全球经济和金融格局发生了什么变化?

  【赵锡军】:自从本世纪初以来,全球经济格局以及金融格局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有一个重要的特征,新兴市场国家或者叫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飞速发展,一些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也就是发达国家的增速明显放缓,特别是2008年美国出现了雷曼兄弟倒闭,次贷危机爆发,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以后,这种变化更加明显。现在发达国家的经济总规模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总规模已经不相上下,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经济格局的变化,我们看到的金砖四国,现在是金砖五国,他们的增长速度和GDP在全球的占比也在不断提高。对外贸易也在不断发展。此消彼涨的过程影响到了力量的对比,影响到了经济的版图,同时也影响到了金融的格局。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俄罗斯、巴西这些国家外汇储备积累越来越多,在全球金融领域中对外的投资规模也越来越大,对整个金融市场的影响也在不断上升。所以总体来讲,全球经济和金融的格局变化已经显现出来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基本上平分秋色的状况。[详细] 


  ■ G20峰会在解决欧债危机的过程中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这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资,是发生在金融20国峰会上,而不是通过其他的途径。想问一下为什么中国向LMF注资的情况会发生在这个峰会上而不是其他的渠道?

  【赵锡军】:这次欧债危机的救助工作,除了欧元区本身以外,更多地成为了全球性的事务,不仅仅是发达国家本身的事情,更牵扯到了很多的发展中国家。所以这次救助可以看到,更多是通过新的平台,G20峰会这个平台来解决这个问题,提出建议。因为救助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发达国家自身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了需要发达国家自己再加上新兴的市场国家、发展中国家共同努力才能解决的问题,比如说救助的资金来源问题,欧盟自己只能解决一部分,其他的部分需要通过别的方式,比如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方式来进行救助,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金来源考虑到经济格局的变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目前更多向依赖于新兴市场的国家,特别是金砖五国来获得更多资金来源,让欧洲的债务危机解决有更多资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G20这个平台在欧债危机的解决中可能发挥比以前更重要的作用了。[详细] 


  ■ 改革和应对危机,两者可共同推进 

  [主持人]:赵老师刚才您说中国向LMF注资340亿美元,美国说不会注资。刚才解释说为什么美国态度不太积极。中国增资430亿美元,很多人都质疑这个问题,为何在没有承诺话语权和投票权继续提高的情况下,为何比其他的国家还要多得多?

  【赵锡军】:对于金融治理的改革,大家也达成了一个共识,要增加或者提高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的份额和发言权、表决权,这点在2010年的基金组织会议上已经达成了共识。原来芬兰和智利的改革,按照当时的要求是要在今年10月份之前完成,但是后来因为美国发生了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的重心、能力在这方面推进改革的力度不像以前那么足了。我们知道,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占了比较大的份额,这次改革实际上要把一部分成熟经济体的份额和投票权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比如涉及到我们国家的计划,我们现在的份额在基金组织中的份额是3.72%,要转移给我们要达到6.39%,提高将近2.5个百分点左右。投票权我们现在是3.65%,转移到我们以后要达到6.07%,差不多要高2.4%左右的投票权份额的增加。[详细] 


  ■ 应对、解决危机既要尽责任,也要防风险 

  [主持人]:现在西方各国有个问题,对中国的期待为什么那么高?

  【赵锡军】:从美国出现金融危机到欧债危机,包括更早之前的东南亚危机,可以逐步看出来中国在应对和解决这个危机过程中的作用,应该说越来越大了。在99年应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时,我们自己提出来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同时支持香港应对国际的投机,这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肯定。在美国出现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时,我们承诺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同时我们也不断地投资美国的国债来维持美国国债市场的稳定,起一定的作用。我想这个也可以看作是中国在应对危机中的作用,特别是当时我们提出来四万亿刺激经济的方案,对全球,特别是对东南亚国家从全球的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很多东南亚国家对中国都出现了贸易的顺差,这些向中国的出口可以拉动这些国家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是非常重要的。[详细] 


  ■ 注资IMF表明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领域的话语权有了实质性提升 

  [主持人]:注资IMF以后,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会产生什么影响?

  【赵锡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改革,国际金融治理方面的改革,已经达成了全球共识。在欧债危机之前,已经有共识,就是我们刚才讲到的,本来应该是在今年10月份就应该完成改革的,份额的转移和投票权的转移。但是欧债危机的爆发使得改革被救助、被应对欧债危机任务给冲淡了一些,但是我想这两者并不是矛盾的,注资实际是表明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领域中的话语权实质性提升,从力量对比来讲,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发展中国家已经有力量来解决全球性的问题,或者是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力量是不断成长的,已经拿出实际行动了。接下来,作为公众,改革应该更快地顺应实际的发展,顺应这个力量的变化,能够尽快完成。[详细] 

  嘉宾简介

  赵锡军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

(责任编辑:彭心韫、房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