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下的中国社保改革--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田雪原谈

老龄化下的中国社保改革

2012年06月19日13:19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田雪原做客强国论坛

  编者按:6月19日10时,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田雪原做客强国论坛,以老龄化下的中国社保改革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 “未富先老”将变为“又富又老” 

  [主持人]:很多专家认为“未富先老”是来形容中国人口的百年变化,不知道您是否赞同他们这个观点?

  【田雪原】:“未富先老”,总的来讲我还是比较赞同这个观点。“未富先老”就是讲我们的经济还没有很发达,还没有达到富裕阶段。现在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2011年全国人均GDP按美元算,按现汇比价算大概是5500美元,就是我们刚刚到达中等收入水平的偏上一点,中上等水平,刚刚跨进门槛。但是我们老年人口的比例,比如65岁以上老龄化程度,老年人口占比已经达到了9.1%,这种情况下,一般其他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就比我们高多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讲,我们是“未富先老”。 
    但是由于改革开放以来,GDP年平均增长9.9%,老年人口也在不断增长,但是相比之下达不到这个速度,因此我们走向老龄化严重的过程当中,我们这个“未富先老”将逐渐有很大的变化,达到“又富又老”。[详细] 

  ■ 养老金的保障水平要与CPI同步 

  [主持人]:我们谈到了老龄化这样一个概念,我们知道老年人具有相当丰富的工作经验,而部分老年人也表示说,即使到了年龄也愿意在工作岗位上继续为国家作出贡献,也有老年人说喜欢在家颐养天年,这是他们应得的权利,这也属于政府不变的承诺,但是如果无法确保社保可持续发展,可能会引起连锁的反应,您认为这次社保改革的内容在哪些方面?什么时候能起到初步的成效?

  【田雪原】:关于社保的改革,现在社会上,包括学术界,大家的各种各样的意见都有。但是总的取向,因为中国原来是城乡二元结构,我们改革方向是把二元结构逐渐变小,最后把它变成一元化的。这就牵涉到,因为社保这一块涵盖面比较多,包括养老、失业、医疗、计生、工伤都是社保,讲到养老金保障的改革,现在大家也有不同的意见。结合中国的实际,一方面我们国家要建立养老社会保障,另一方面,面对现实,我们还有很大一部分老年人口的赡养靠子女家庭,还有一部分老年人口自己有劳动能力,特别是老年人口当中低年龄组的老年人还愿意做力所能及的劳动,也就是还自食其力。因为现在的养老从总的来看,有社养、家养、自养这样“三养”结合的体系。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是主要是社会养老,我们国家在这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怎么样更好地建立起全方位的养老保障体系。[详细] 

  ■ 充实养老金才能应对老龄化严重时面临的问题 

  [主持人]:刚才谈到养老金的问题,人口老龄化速度在加快,也就意味着养老金支付的压力也在加大,意味着政府的财政补贴压力也在加大,但是政府要填补缺口,是不是会造成经济发展缓慢,而一缓慢反过来又要影响财政的补贴,您认为应该任何避免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的趋势?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称之为是恶性循环?

  【田雪原】:目前全国基本养老基金收支还有节余,并不存在什么危机。但是另一方面,养老金的“空账”和老龄化加速推进,退休人口累进增长以后,确实存在着这样一个危机。现在怎么办?就是做实养老金账户,这是一个办法。趁着我们现在下面还有讲到年龄结构变动的婚姻时代,提供的人口红利,利用这个阶段,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把养老金充实起来,这样我们可以保证在老龄化严重的时候,高潮期的时候,我们也没有问题。[详细] 

  ■ 延长退休年龄是世界趋势 

  [主持人]:网友们还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政府如何处理好目前已经享受到社保一代与延迟退休领取养老金按后面的这一代人群之间的关系,因为到2050年老龄化的水平趋势在逐渐增加,如何进一步处理这样的关系呢?

  【田雪原】:就全国目前的情况,我的观点是,第一步,我们先做到逐实年龄的退休,现在合理不合理,怎么改革,另当别论,在改革之前,你现在规定的退休年龄,都能够达到那个年龄再退休。这个事情从劳动力的有效利用,提高劳动生产率的角度,发挥人力资本的作用,是必须的。不到50岁左右的人,甚至还有更年轻的,就退了,这对劳动力是一种浪费。而且,还招惹出了很多麻烦,对社会的稳定都有很大的影响。所以第一步是要逐实年龄退休。[详细] 

  ■ 近十多年来,我国养老保险金的收入和支出都是盈余的 

  [主持人]:您认为,如今我们交的社保能不能跟前辈一样享受到应有的待遇呢?

  【田雪原】:这个我认为应该,没有问题。现在交的社保率,我们有一批统计数据,近十多年来,全国养老保险金的收入和支出都是盈余的,因此这一点我倒觉得没有问题。社保有法律保障,没有法律保障不行。社会保障包括养老保障,养老保障是社保之一,也是占的分量最大的保障,所有国家进行的社会保障都带有一定的强制性,都受到法律的保护,没有法律保护是不行的。像我们国家,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提出来的结构性养老金,第一基本养老保险这部分,你所在的单位、企业交一部分,个人缴纳一部分,这部分就是强制性的,必须得交,不交养老保障基金怎么建立?第二是补充养老保险,即企业单位根据我这里的经济状况,可以为我的职工保险金里再增加一些,老年退休时可以多拿一些。第三是商业性的养老保险,现在你自己买的寿险或者其他方面的险,类似于储蓄性的养老保险。当然最基本的是基本养老保险,这部分是完全靠法律来运作的,是不容半点含糊的。这个问题如果含糊了,那将来不但是“空账”,还是“废账”,那就不得了了。[详细] 


  嘉宾简介

  田雪原  现任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全国社科规划人口学科组长。英国剑桥名人中心授予“国际知识分子名人”,美国传记协会载入“世界五千名人录”。

(责任编辑:彭心韫、房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