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拉惨案”后的叙利亚局势--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东问题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李绍先谈

“胡拉惨案”后的叙利亚局势

2012年06月01日16:25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东问题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李绍先做客强国论坛

  编者按:6月1日10时,中东问题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李绍先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胡拉惨案”后的叙利亚局势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欢迎参与。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胡拉惨案”的发生意在破坏安南的调停使命


  [网友琴江对语]:请问李老师,您认为,为什么会发生“胡拉惨案”?

  【李绍先】: 首先,叙利亚现在处于一个非常时期,去年阿拉伯大变局背景下,叙利亚局势剧烈动荡,巴沙尔政府风雨飘摇。今年4月12号,在联合国和阿盟联合特使安南涡旋下,叙政府与反政府势力开始实行停火,但在西方及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下,叙境外的主要反对派并不甘心停火,一直在叙境内开展袭击政府势力及恐怖活动,意在招来外来军事干预,推翻巴沙尔政府。叙政府对此也保持高度警惕,严防反政府武装在境内形成据点。[详细]

叙利亚目前摆脱危机的出路是安南调停方案的成功实施


  [人民网阿文版]:请问,事态发展到如今,您认为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叙利亚政府的上上之选是什么?

  【李绍先】: 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最好方式也是叙利亚摆脱危机目前唯一现实的出路,就是安南调解方案的实施和成功。叙利亚局势目前处于僵局,它是由各种因素决定的:首先从叙利亚政府来看,它基本上掌控着叙国内的大局,政府军和政府高层保持团结。但是在阿拉伯大变局和叙国内民众要求变革的大背景下,叙政府已无力恢复国内动荡前的秩序。其次,从叙利亚反对派来看,组成庞杂,诉求各异,境外反对派和境内反对派互不统属,被西方大力支持的全国委员会对叙国内的影响很小。第三,西方虽然大力倒巴,但找不到类似利比亚反对派那样的凭借力量,也找不到代理人,像沙特阿拉伯、卡塔尔这样的国家,出点钱是可以的,动用自身的力量可能性不大。所以,叙利亚局势形成目前尴尬的僵局。应该说,安南的调解正好适应了这个僵硬,得到各方的支持,至少是表面的支持。因为,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途径。[详细]

巴沙尔政权倒台将对以色列产生巨大威胁


  [网友我爱薄荷糖]:似乎这次胡拉惨案,我们没有听到以色列的声音,请问嘉宾,您认为,这次事件中,以色列持什么态度?

  【李绍先】: 以色列态度是很有意思的。对于叙利亚局势以色列非常矛盾:一方面出于对打压伊朗的考虑,以色列支持西方推翻巴沙尔的行动,对一个没有巴沙尔的叙利亚也做了一些准备。但另一方面,以色列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又非常担心巴沙尔倒台后的叙利亚陷入混乱。因为尽管以色列和叙利亚敌对了几十年,至今仍然处于交战状态,以色列仍然占领着叙利亚的戈兰高地的大部分,但是阿萨德家族统治下的叙利亚和以色列保持着冷和平,几十年来叙以边界是以色列最安定的一个边界,双方甚至没有互开过一枪。如果巴沙尔在叙利亚倒台,叙利亚陷入混乱状态,最可能上台的是伊斯兰或者阿拉伯极端势力,以色列的安全将面临巨大威胁。目前来看,以色列很谨慎,显然他们认为如果巴沙尔猝然倒台,以色列将面临着巨大的威胁。所以,以色列对所谓的“也门模式”非常反感。[详细]


若安南调停失败 叙利亚或出现血腥内战局面


  [网友不是二两]:5月29日,到访叙利亚的前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和平倡议发起人科菲.安南称,叙利亚处在“十字路口”,并称“和平进程不能无限期拖下去”。然而似曾相识的一番话,人们早就在4月12日停火时听过一遍。这个“十字路口”究竟有多少意义?

  【李绍先】: 叙利亚确实处在“十字路口”,但不是现在才在“十字路口”,从今年初就一直处在“十字路口”。安南今天的话只不过是重复了他昨天的话,但这句话还是很有意义的。也就是我们前面所讲到的,叙利亚的危机目前唯一现实的解决办法就是安南使命的成功,如果安南的调解失败,叙利亚最可能出现血腥的内战局面,不久前的“胡拉惨案”就是一个小小的预演。迄今为止,“胡拉惨案”究竟是何人所为仍然众说纷纭,叙政府和反对派相互指责,但实际上说惨案是政府制造,显然不合情理,因为叙利亚政府迫切需要和解,安南的调解符合他的利益,在目前关键的时刻发生惨案,显然严重威胁到安南使命的成功。我注意到,今天叙利亚政府公布调查结果,说惨案是反政府武装或者恐怖团伙制造的,被屠杀者都是拒绝反政府的人。[详细]

叙利亚境内反对派主张巴沙尔下台 但反对搞武装暴力行动


  [网友桑一葚子]:叙利亚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荣誉总领事因为胡拉惨案在30日宣布辞职,与阿萨德政府划清界限。叙利亚官方却认为,该人并非代表叙利亚政府的正规外交官,您认为,这一事件是否代表着阿萨德政府内部的矛盾在激化爆发,阿萨德政府是否有可能从内部瓦解?

  【李绍先】: 这可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不知道大家记得不,当年利比亚和也门出现众叛亲离的情况,都是从外交官的大批叛离开始的。利比亚去年2月中旬出现动荡,2月下旬其驻外的几个重要大使就宣布辞职;也门也是如此,去年3月20号,也门驻外的20个国家大使集体辞职,给当时的萨利赫以沉重的打击。我们说叙利亚局势一个重要的观察点就是叙利亚政府高层和军队的团结,迄今为止,虽然有一些个别的事态出现,但大规模的分裂和叛逃没有发生。这个所谓总领事的辞职,会不会引起连锁反应,值得观察。[详细]

  新闻报道:


  李绍先:中俄力推叙利亚局势软着陆 西方强推硬着陆

  李绍先:若安南调解失败 胡拉惨案将是血腥内战的预演

  李绍先:西方秘密给叙利亚反对派送武器 安南很难做

  专家:别把公布叙利亚平民死亡数的人权组织太当真

  李绍先:叙利亚胡拉惨案发生时机十分微妙

  李绍先:胡拉惨案让叙利亚现政府“里外不是人”

  李绍先:叙利亚为何让西方、土耳其念念不忘?

  李绍先:叙利亚总领事辞职或引发政府高官大批叛离

  李绍先:叙利亚现政权倒台 以色列将面临巨大威胁

  李绍先:说胡拉惨案是叙利亚政府制造显然不合情理

  李绍先:萨利赫交权后仍然掌权 巴沙尔却无处可藏

  李绍先:叙利亚惨案发生地胡拉镇是反对派的大本营

  李绍先:叙利亚走出僵局只有靠安南调解

  李绍先推断制造胡拉惨案的可能是叙利亚反对派
(责任编辑:房爽、黄玉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