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里约+20,发挥民间社会的力量--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欧社会论坛执行主席陈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中国民促会副理事长黄浩明谈

通往里约+20,发挥民间社会的力量

2012年05月21日17:09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欧社会论坛执行主席陈彦(中)、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右)、
中国民促会副理事长黄浩明做客强国论坛照片

  编者按:5月21日9:00,中欧社会论坛执行主席陈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中欧南美民间三方对话平台中方协调人王振耀、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副理事长黄浩明做客强国论坛,以通往里约+20,发挥民间社会的力量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视频】 【访谈全文】

  ■民间组织的声音传递民间意见、提升中国形象

  [主持人]:中国-欧洲-南美三方对话是一个全新的过程,在具体的推进当中,我们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陈彦】:刚才我其实已经谈到了,各方都需要对话,都觉得没有对话,我们目前的全球生态、经济共同发展的过程当中,不对话就等于是瞎子,我们不知道人家在做什么,我们也不可能有效地来面对各种问题,比如危机。所以,大家都希望对话,但是如何能够把各方凑到一起来,这个还是需要各方的努力,我们中欧社会论坛一直在进行对话,只不过我们组织的各种活动不仅仅是局限于民间组织,我们有各个行业的对话,有各行业和专家之间的对话,有政府官员与民间社会各种对话。这次里约峰会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峰会,我们希望能够在这个方面进行对话。中方得到了黄浩明秘书长、王振耀院长的大力出动和支持。欧方也非常积极,想对中国的情况多多地了解。我们中欧社会论坛是希望让中国民间组织的声音传到国外去,希望欧洲、南美知道中国民间组织在做什么,有没有民间组织,他们首先要提问题,有的话,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的声音是什么,和中国社会是一个什么关系,和中国政府是什么关系,等等,这个对他们很需要,他们需要了解。对中国民间组织来说,我们也希望能够让中国民间组织在国际社会中有更大的知名度,这个对中国整个的形象是有好处的。 [详细]

  ■从民间视角观察中国可持续发展进程

  [主持人]:将中国民间力量的声音传播到世界各地,让世界的人民了解我们内心的声音,我觉得这样是非常有作用的。接下来这个问题想问一下黄浩明秘书长。我这边有一个资料,2011年6月在民促会的努力下,七家非政府组织联合发起了中国环境非政府组织合作参加里约+20会议项目,有近20家非政府组织参与,能不能请您介绍一下当初行动倡议是如何产生的?一年之后,它的进展是怎样的?   

  【黄浩明】:各位网友,首先主持人提这个问题非常好。确确实实在去年6月份,中国一些民间组织人士感觉到2012年里约+20地球峰会是中国民间组织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的机会。同时,也感觉到中国过去的20年,无论从经济、社会的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平。民间组织在回顾过去的时候就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在20年前,中国的民间组织没有代表到里约去正式参加会议,也有一个可喜的变化,就是十年以后,2002年,约翰内斯堡,那次我也去了,在南非,那时候有一批民间人士参与,但是那个参与,我们简单地讲就叫参加会议,还没有进入到发出声音,还没有做到影响决策,这次会议,我们觉得是中国民间组织能够共同团结起来,共同面对刚才陈彦主席、王振耀院长都提到的全球化的难题,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生态的压力、环境的压力和民间社会的参与,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详细]

  ■王振耀:中国改进社会政策应从微小处着手   

  [主持人]:我们很多网友参与我们访谈互动环节。有一个问题是问王振耀院长的。 网友草莓berry说,您代表中国民间组织参与了4月20号在巴黎举行的三方对话日的筹备会,您还发表了一条微博说:“非常有感触,我们对外部世界的社会政策还是了解得太少了,甚至可以说还处于基本封闭的状态”,能不能请您谈谈发这条微博的感受?

  【王振耀】:我当时到巴黎去,我感受确实太深了,我们对国外其实过去只是了解经济,只是了解GDP,对他们的社会政策,我一坐下来谈,我们如何养育孩子,其实我们对公共政策如何养育孩子,基本上这个理念,我坦率地说,要和国外比,是零我不敢说,但是比零也好不了多少。就是国外对儿童的呵护,对老年人的照料,包括对我们自己的情感,对我们自己的生活质量的改进。巴黎光自行车这样一个交通问题,巴黎的街道比北京的街道差多了,但是通畅的程度,坦率地说,比我们也方便多了。因为你体会到它那些社会政策都是和老百姓生活,就是联系得非常密切,很好玩。你可以租自行车,但是租自行车的管理,很多方面很有意思。我在巴黎就是跟着陈主席的助手一块租自行车玩。我就感到它那个社会政策深入到民间,深入到你的家庭,深入到你个人这种程度,我们是不可想象的。我们离社会政策特别远。 [详细]

  ■王振耀:民间组织参与国际事务分为四个阶段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谈论通往里约+20,这个问题想问一下陈彦主席,里约+20峰会上,三方对话日具体有哪些活动?主题是什么?

  【王振耀】:我大体上归纳为四个阶段,这20多年。第一个阶段,以世界妇女大会为代表。确实中国民间社会最近改革开放以后走向国际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请大家来,但是重点是介绍我们自己,让世界了解我们,请进来,那是把门打开了,这是以妇女组织为代表,这是第一个阶段,那是90初期或者90年代中期。第二个阶段,最近十多年左右,或者十多年前有几个案件,但是以曹德旺先生的福耀玻璃到外面去打官司为一个标志,那是商业组织,既有公司,又有商业的协会,它出去和经济发展,出现了一些矛盾,和外边的交往是这样一种关系,走到国际社会,走到国际舞台上去了。第三个阶段是前几年,就是环保组织,你看到世界环保大会,那真是民间自己出钱,到那里发声。我很感动,他们知道要减灾,要做很多,因为过去,你知道我是负责救灾救济,做国家减灾委的工作,我看了以后很感动,那是真正的纯民间的。 第四个阶段是最近这一两年,特别是现在这一次,走到里约,干什么呢?我发现现在是有企业家基金会,现在到国际上不仅仅是发声,而是要建设,是要建设国际大家庭,比如到非洲去,真是捐款,去建项目。我们合乎了整个国际的潮流,我生意做到哪,慈善做到哪,建设做到哪。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中国人,中国的民间组织,终于有一种主体意识,我也可以捐美国人,我也可以捐欧洲的、南美的,我也可以做了。这样我认为具有主体意识,在平等的位置上互相了解,我认为这对中国社会形象的提升、中国民间组织形象的提升都是非常有贡献的。 [详细]

  ■对于国际事务要有主人翁意识 平等积极地参与讨论

  [主持人]:您觉得我们有什么借鉴的地方吗?

  【王振耀】:我觉得我们现在走出去了之后,感受特别深。一看欧洲和美国,人家三四个人一个事,马上就叫全球,普通人,没有什么政府背景,咱们呢?即使是很高官员,很有名的学者,要加上一个“中国”,这就觉得名字很得了,你这个名字从哪来的啊?一说国际,大家很不习惯,我们的思维方式更多的,或者说主流的还是倾向于只是说咱自己家里的事,生怕说外头的事多了,还老怕外头干涉我们,更不要说主导国际潮流。像陈主席,等于他在法国生活几十年了,他们都是讲的全球怎么办。咱们中国人就没想到全球怎么办。现在我觉得有了,刚刚开始,以后会出不少洋相,但我认为必须在全球中扮演一种主体性的地位,是平等的,你们讨论全球,我们也可以讨论全球。 [详细]

  ■民间力量的监督使国家利益能更好地得到保护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黄秘书长,6月18日,民促会将召开《中国可持续发展回顾和思考1992—2011:民间社会的视角》主题边会,在中国可持续发展进程中,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也走过了一些弯路,能不能请您谈一下?

  【黄浩明】:其实这本书作者在修改当中,现在初稿已经出来了,我是负责国际能力建设和国际合作这一部分。刚开始主编要求每个人写八千字,我一写就不可收拾了,写出了三万字。因为我自己也亲自参与了20年前中国21世纪议程的讨论稿,我当时印象还很深。实际上中国的发展到目前这个十字路口,我觉得主要要考虑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发展模式的再思考,刚才王院长也提到,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怎么去平衡。首先模式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环境的因素,里约最大的成功就是把经济、社会、环境三方结合在一块,形成一个新的发展模式。所以,这个我觉得是中国在20年的过程当中,我看了那么多资料以后,我觉得总体是八个字:第一,理念,就是中国刚开始,包括政府、民间,对可持续发展的概念还不接受。包括前联合国副秘书长陈建先生,现在是中国联合国协会的会长,我们在3月1日召开一个可持续发展专题会上,陈会长就说,当时我们搞不清楚什么叫可持续发展,所以就讲这个很有意思,这个理念的变革,我认为最大的推动力,我总结出来两个重要的因素,第一,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他那个南巡讲话以后,到了5月份,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央党校有一个讲话,这两件事和中国接受可持续发展理念有根本性的基础性的东西。所以我讲到政治的理念的变革。 [详细]

  ■信息时代使普通人能更直接地参与国际事务的讨论

  [主持人]:您谈到了民间社会在它国内的基本情况,在参与国际事务当中,有没有一些案例和例子呢?

  【陈彦】:这个很好理解,他们特别愿意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这个动力就来源于他们是积极参与国内事务的。因为政治事务,在国内政治、社会、经济各方面的干预,它必然延伸到国际事务的干预。因为现在在一个全球化的今天,这是90年代就已经看得特别清楚的,如果一个非政府组织只关心,比如在欧洲只关心法国的事情,但是法国现在的很多政策,法国政府自己决定不了,是欧洲整个协调下来的东西。所以你说你不关心欧洲,你怎么样关心法国呢?现在一看,如果你关心欧洲,欧洲也觉得,中国大量的商品进入了欧洲,欧洲必须和中国进行谈判,这种情况下,就必须使得大家都觉得应该关心全球的动向,否则就没有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国家集团能够解决整个的问题,比如气候问题,如果大家都说你解决你的,我解决我的,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详细]

  ■通过三方论坛 建立诚信创造机制

  [主持人]:只有交流和对话我们才能进一步合作,更好地开展合作。下面一位网友问三位嘉宾对对话平台的期待。

  【陈彦】:我是对这个非常乐观,因为我觉得这次我们在巴黎筹备会上,大家已经形成了共识,就是说我们应该有一个对话机制,有一个平台体系,这样一个建立,实际上从整个的历史上来看这是第一次,相当于三个大洲,中国如果算一个洲的话,就是放在一起,能够进行对话。这是原来没有的一件事情。另外,不是一个简单的通过政府之间的渠道,这是一个民间社会自发起来的对话,这个对话会有相当大的生命力,因为现在一个时代,全球化的时代,大家都需要了解,像刚才王院长说的,需要交流,我们通过交流,了解了,就需要对话,这样我们才能共同行动起来,也就是说会有一些合作项目,从这个意义上讲,三方为什么能够这么快达成共识呢?就是说都需要了解,比如欧洲,可能对中国民间组织还多一点了解,南美就对中国民间组织了解得很少。我们希望能够既使得国际社会了解中国,也希望中国民间组织对国际社会的情况更多一些了解,更多参与。 [详细]

  ■中欧社会论坛构建平台 使中欧之间进行持续的对话

  [网友藤树]:“中欧论坛”是啥?各位嘉宾都帮阐述一下吧.

  【陈彦】:中欧论坛的正式名字是中欧社会论坛,所以强调社会是因为中欧论坛是希望在中国与欧洲社会与社会之间的沟通。这个理念很重要,因为我们希望能够把中国与欧洲的社会信息全方位地进行沟通。进行全方位的沟通,不仅仅是说某一个领域,可以在多个领域,包括在各个社会职业分布方面,我们有比较理念性的问题,比如对世界的看法,关于全球化这样的大的问题,也有关于能源、金融、非政府组织这些很具体的问题。各方面的问题都有。另外,我们有特别注重社会的几个方面,比如说有专家、有一般社会活动角色,他在一个具体的职业上,也有官方的代表,所以这些方面都是十分重要的,注意这种全方位的职业不同和领域的不同,就形成了中欧社会论坛的特色。 [详细]

  ■我国民间组织的社会认知度不够   

  [网友寒碧]:嘉宾,中国民间组织在国际对话上处于什么地位,他们发出的声音对于国际事务的影响力有多大?

  【黄浩明】:我觉得总体中国民间组织在国际对话还处在一个初级的发展阶段,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还没有达到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水平。比如说,中国大陆拥有联合国经社理事会非政府组织的咨商地位的组织仅有29家,但美国已经达到了近700家。从这一比较来说,我们是美国的二十分之一,我们民间组织参与国际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比较少。第二个因素是我们民间组织的语言能力还不能够满足参与国际事务的需要。第三,民间组织本身的资金、人才和机制还没有达到参与国际事务的基本条件。 [详细]

  ■国际议题多存在共性 依赖全人类共同解决   

  [网友糖果乐园]:黄秘书长,给我们介绍一下民促会的基本情况吧,都做了哪些工作促进中国民间组织和国际其他民间组织对话?

  【黄浩明】:民促会正好今年是20周年,成立于1992年,当时成立的时候,主要是通过和国际民间组织合作,开展扶贫减困工作,在沂蒙山、大别山、陕北老区和川北老区等地区,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从2000年开始从事环境保护和民间组织能力建设工作,所以我们现在民促会也参与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粮食安全、和平与安全、有效性援助等课题,参与国际的交流与合作,建立了中欧民间组织气候变化机制,建立了中美民间组织的交流机制,建立了中日韩民间组织交流平台等。 [详细]

  新闻报道:
  黄浩明:中国民间组织团结起来在世界发声十分重要
  王振耀:中国改进社会政策应从小处着手
  王振耀:中国民间组织走出国门合乎世界潮流
  黄浩明总结中国可持续发展20年进程
  王振耀:促进中国与外国民间组织的交流访问非常重要
  专家学者谈里约+20:发现提升自我 理解外部世界
(责任编辑:黄玉琦、李哲)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