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局势与中国的战略选择--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著名军事专家彭光谦少将谈

南海局势与中国的战略选择

2012年05月17日17:42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著名军事专家彭光谦少将做客强国论坛

  编者按:5月17日16时20分,著名军事专家彭光谦少将做客强国论坛,以南海局势与中国的战略选择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 及时加强黄岩岛的常态化管理 

  [主持人]:前两天您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认为“黄岩岛上应24小时有人站岗”,能否为强国论坛的网友们阐释下这个说法?

  【彭光谦】:围绕黄岩岛,我们和菲律宾之间对峙了一个多月,尽管菲律宾花招叠出,使出了很多贱招,但一一破产。我们应该及时地由危机处理转向常态化管理。所谓常态化管理,包括这样几条,一是对黄岩岛地区的渔业、油气、旅游资源的开发作出长远规划,逐步实施;二是对黄岩岛的警戒巡逻、护渔护航经常化、常态化;三是加强岛上的基础建设,包括建立渔业生产生活基地、导航通信设备、码头与直升机停机坪等。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把黄岩岛的建设与保卫纳入我们的正常工作,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黄岩岛海域都要有人警戒、有人巡逻、有人开发、有人生产、有人生活。[详细] 

  ■ 黄岩岛会否发生军事冲突取决于菲律宾 

  [网友杨再昌]:请问彭将军,中国和菲律宾在黄岩岛会发生军事冲突吗?

  【彭光谦】:中国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中国和周边国家和平相处几千年,对于在南海上存在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以及海洋划界问题,我们历来主张和有关申索国和平谈判解决。但是,我们绝不能乞求和平,为和平而和平,或者用主权换和平。和平诚可贵,主权价更高。武力从来没有排除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措施之外。当然我们不能轻易使用武力,武力只是在和平之路被完全堵塞的时候进行自卫反击和防御时才能使用。黄岩岛会不会发生军事冲突不取决于中国,而取决于菲律宾,我们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当然会奋起反击。[详细] 

  ■ 中国不是绝对的和平主义者 

  [网友呆头小鹅]:请问中国在什么情况下有可能使用武力,或者是不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使用武力?

  【彭光谦】:在中国国家的核心利益受到严重侵犯,不使用武力无以制止的情况下,我们只能被迫以武力还击。在当今强权政治仍然存在,甚至有所发展的时代,武力永远是保卫国家领土主权的重要手段,绝不能排除。我们不是绝对的和平主义者,和平不能乞求,我们只能以实力求和平,如果我们放弃武力,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任人宰割。[详细] 

  ■ 美国潜艇停靠菲律宾并无实际意义 

  [网友111.73.45]:敏感时期,米国核潜艇停靠菲律宾,中方只是嘴皮子上表示一下吗?

  【彭光谦】:应该说,菲律宾之所以敢于在这个时候公然武装侵犯中国黄岩岛,显然是与美国有关系的。菲律宾以为,在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的情况下,充当美国的打手,美国一定会是很高兴的。但是他没有看到,美国有美国的战略考虑。在美国的政治词典上,历来都是附属国服从于美国的利益,而不是美国为这些附属国卖命。要美国在黄岩岛问题上为菲律宾赤膊上阵,没有任何依据,美菲条约并不包括黄岩岛,美国历史上的几个条约都没有包括黄岩岛,而且目前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刚刚开始部署,远未到位,这个时候和中国在黄岩岛上摊牌,将使美国的战略布局前功尽弃,是不符合美国长远利益的。但是,美国又要安慰一下他的这些走卒。美国潜艇停靠菲律宾,当然有进行示威的含义,但更多的是对菲律宾迟到的心理补偿,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我们不必太在意。[详细] 

  ■ 让南海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第二个摇篮 

  [主持人]:有人说,中国在下南海“很大的一盘棋”,您怎么看中国的蓝海战略?

  【彭光谦】:南海事关中国生存与发展的核心利益。南海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是中国国防战略前沿,是中国的战略枢纽和交通要道,是资源丰富的战略要地,是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不可或缺的战略空间,也是我们与外部敌对势力战略博弈的前沿地带。我们虽然是个陆海大国,但是长期以来,我们更多地关注到陆地国土,对广阔的海洋相对而言关注不够。未来我们要进一步强化海洋国土意识,牢牢掌握经略海洋的主动权,要把对南海的开发、建设、保卫纳入国家总体规划,统筹安排,各方协作,全国一盘棋,全党一盘棋,全军一盘棋,让南海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第二个摇篮。[详细] 

嘉宾简介

  彭光谦   男,1943年11月生,湖北黄陂人,专业技术少将军衔,中国著名军事评论家。1962年至1967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携笔从戎,历任坦克排排长,坦克团、师、军区装甲兵政治机关干事、秘书、副处长,军区坦克乘员训练团副政委,军区工程科研设计所政委。1968年至1986年先后在济南军区、武汉军区、广州军区任职,1987年后在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任研究员,从事国际战略与军事战略问题研究。90年代中期应邀访美,以高级研究员身份在美国战略思想库大西洋理事会从事客座研究,多次参加中美、中日、中德军事磋商和安全对话。

(责任编辑:彭心韫、房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