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减负出路在哪儿--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著名教育学者、上海交通大学编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谈

教育减负出路在哪儿

2012年05月11日16:27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著名教育学者、上海交通大学编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编者按:5月11日14时,著名教育学者,上海交通大学编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做客强国论坛,以教育减负出路在哪儿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欢迎参与。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 减负的关键在于改变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     

  [网友阿韫]:教育减负,说了好几年了,但是我看身边朋友的小孩的负并没有真正减下来,老师布置的作业是稍少了些,但是考试难度在哪儿啊,中考高考升学率在那儿啊,减负是不是面临着这样现实的尴尬和虚伪?

  【熊丙奇】:应该讲从1987年我国提出素质教育的概念以来,在整个基础教育阶段我们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做了不少工作,包括取消小学阶段的期中考试,要求小学阶段尤其低年纪阶段不排名,要求一些学校下午三点半之前下课,同时限制学校给学生家庭作业的量,实际上这些做法并没有起到减负的实际效果,为什么呢?就如网友所说,我们现在的中高考的评价体系没有变,我们中高考是以单一的分数作为选拔评价学生的依据,而为了让学生进入更好的高中更好的大学,低分在教学中是不允许的,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在努力争求做第一名,而在这样现实的分数要求下变成了育分不育人,学生被培训成获取高分的工具。如果说我们这种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不变,我们可以预测,在未来若干年时间里基础教育的局面无法改观,甚至有可能进一步恶化。[详细]

  ■ “高考吊瓶班”凸显高考制度改革的迫切性     

  [网友不关注]:对于湖北这个吊瓶班的事情,熊院长怎么看?我是觉得又悲哀又可笑啊!就您了解,这是比较极端的个例了吗?

  【熊丙奇】:我觉得谈不上是极端的个例,“高考吊瓶班”这个现象,可能很吸引大家的眼球,这个现象实际上是因为我们制造了“高考高于一切”的概念,最后导致了所有人面临高考的时候都不顾一切地来面对。所以说,我们现在的问题应该是真正思考关于高考制度的改革。但是我们又不愿意推行高考制度改革,为什么?因为担心推进高考制度改革之后出现新的不公平问题,而为了所谓“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大家还是采用这样的制度。而如果真正推进高考制度改革,按照我们的设计是完全有可能回避掉我们现在担忧的不公平不公正问题,因此大家应该耐心地去分析、去推进真正能让中国的教育走出目前应试教育困境的改革制度,而不是一旦高考制度出了问题的时候就质疑它,一旦推进高考制度改革时又反对它。[详细]

  ■ 推进因材施教,造就个性人才     

  [网友临时干部]:不知道嘉宾自己的小孩念几年级,作为一个普通家长您对教育现状有何感触?

  【熊丙奇】:当然这可能是由于我们现有的教育制度和就业环境所导致的,我们现在的就业制度也是学历至上的制度,因此大家为了好工作就必然进好大学,所以都被绑架到了名校独木桥上,以前是高考独木桥现在是名校独木桥,一旦掉下来就变成失败者。其实如果逼迫并不可能成为某一类的人才必须成为这方面的人才,那最后就会出问题,所以我们要推进个性教育,因材施教,而不是说所有的人都是纳入一个模式。[详细]

  ■ 高校教育管理应当“严出”      

  [网友呆头小鹅]: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大学往往都是严进宽出,只要努力过一把考进去了,就不用好好学习了,因为想毕业很容易。这也造成了大量的本科生素质不够,找不着工作。熊院长现在大学校园的教学质量到底怎么样?

  【熊丙奇】:我觉得这个网友说出了一部分事实,现在就是严进宽出,就是高分进,进去之后培养和管理上比较松懈,其实这只是少数学校,其实多数学校已经宽进严出。从教育的角度上来讲,不管是严进和宽进最后都应该严出,就是必须经过严格的管理达到标准才能毕业。那么现在来看,我们很多的学校在这个方面是做的不够的,而之所以不够也有几方面原因 [详细]

  ■ 不要让教育成为行政化的利益交换     

  [网友你不可笑我可笑]:官员读博蔚然成风与中国高校滥发文凭的现象同流合污。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恐怕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如何看待官员读博的现象?

  【熊丙奇】:我觉得从公民的权利来讲,任何人都可以读博,包括官员,就是说他可以继续接受教育。现在的官员读博问题在于什么?在于成了权学交易、权钱交易,为什么官员读博会异化成权学教育?就是因为没有现代大学制度,在招生时官员由于特殊身份获得特殊的照顾,培养的时候学生不执行严格的培养标准,甚至有人请人代替上课就可以交差。在答辩的时候也不是观察这个人本身的学习能力,而可能代交一篇论文,一答辩就通过。因此就变成假的真文凭,他的文凭是真的,但是整个过程是假的。我们应该建立起真正的回归到学术本位、教育本位的教育管理制度、学校管理制度,而不应该动容现在的学生管理、教育管理严重的行政化,然后在行政化的情况下成为了利益交换的的利益共同体。[详细]
(责任编辑:王玫、房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