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解读

“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2012年05月09日15:02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王逸舟做客强国论坛


  编者按:5月9日10:00,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王逸舟做客强国论坛,以解读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 本次对话的独特意义在于胡主席的重要讲话和美方的积极回应 

  [网友新禅宗一派]:胡锦涛主席在出席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时指出,中美要打破历史上大国对抗冲突的传统逻辑,探索全球化时代发展大国关系的新路径。您觉得胡锦涛主席的讲话意义何在?美国会眼看着中国的崛起么?全球化时代中美关系的新路径会是啥呢?

  【王逸舟】:关于这次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我觉得有它独特的意义,最重要的意义在我个人看来,体现在胡锦涛主席的重要讲话和美方的积极回应上,胡锦涛主席提到中美应当建立一种让两国人民放心,让各国人民安心的新型大国关系,我觉得这次这个看法的强调,引起了各方的高度重视,它也表达了一种中美处于特殊的磨和期需要创新思维的强烈意愿,因为我们知道在历史上大国的崛起往往可能引发一些摩擦,甚至是对抗,所以有一种说法,在国际中说国强必霸、国强必乱,但我觉得这次胡锦涛主席的讲话以及美方克林顿希拉里国务卿和盖特纳部长对此的回应都表明了双方高层努力想摆脱这种传统的零合博弈的思维,使得双方相向而行,我觉得这点比那些具体功能型的部委之间的具体问题的磋商更具全局意义。对此我觉得我们应当给予更多的关注,我们网友可以由此而展开自己的思考。[详细] 


  ■ 美方已同意认真审议高科技产品和技术的对华出口问题 

  [网友不愤怒的小鸟]:希望嘉宾介绍一下,本轮对话中中方提出的“两国协调”新概念都体现在哪些方面?

  【王逸舟】:我现在还没有看到权威的英文的翻译文本,但根据我的理解,我们领导人特别强调中美两国不应当是一个两国控制全球G2,而是应当是两国协调的一种关系。这个协调,我们有多种译法,这个姑且不论。它的关键含义是说中美两国不想成为独霸世界的领袖,而是希望在同世界各国协调中,建立起一种中美的引导的关系。我觉得这是它的主要含义,体现在哪一方面呢?我觉得可以有很多领域,一方面是在安全信任的措施上,我们看到这两天梁光烈部长已经在美国做了重要访问,这也是时隔九年以来中国国防部长首次对美方的访问,我注意到了美方对中国军方领导人开放了一些重要的战略设施,而通常以往的惯例是不对外开放的,我想这也是他希望中方能够建立起对等的交流,使得两国在未来相对比较弱的交流领域里有所扩展。我把它看成是这次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重要成果。还有就是这次在涉及到全球性领域,比如说像中东地区目前的动荡,像南美苏丹的冲突问题,还有防止核扩散,这样一些引起全球关注的重大安全领域,中美进行了一个重要的对话,而且取得了某些共识。中美共同来协调,用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促进全球治理,防止全球不稳定的秩序。[详细] 



  ■ “创造性紧张”的局面不会影响中国的外交关系 

  [网友文化强国我为主]:美国对华高科技出口管制长期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表示,中方需要的141项高科技项目清单中,有46项可以考虑放开出口管制。但美方考虑的只是其中比较不关键、技术层次较低的部分。对此您怎么看?

  【王逸舟】:我觉得我们要有一种现实态度,就是美国确实对华出口还有很多争论,而且作为一个不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的国家,它在很多技术对华转让方面是有各种顾虑的,担心比方说中国把这些技术从民用转为军用,甚至是转向针对美国的一些手段。所以到目前为止,确实你看到的还只是商用的、民用的比较多,而且总体而言,层次不是特别高。我觉得这也给我们一个提醒,未来中国的高科技发展主要还要靠自身,从过去的两弹一星到现在我们银河号计算机,到蛟龙号深水探测器,到各种航天技术的实现,主要还是通过自力更生的方式,通过我们科技人员自己的辛勤劳动而诞生的成果。在一些涉及民用的商业的方面,我觉得我们是可以跟美方尽可能争取的,但不要指望在最顶尖、最敏感、最重大的一些领域中间能够获得国外的,不管是美方的、欧洲的、日本的,还是俄罗斯的技术,越往后这种可能性越不大,而自主开发的成分将逐渐上升。我觉得要看到这一点。[详细] 



  ■ 中美在政治安全领域既存在巨大分歧 也有很大合作潜力 

  [网友我爱巧克力]:此次对话在金融领域达成的共识广受关注,很多人担心,在美国金融业面前,中国还是“小学生”,您如何看待这种担忧?

  【王逸舟】:我同意这样一种看法,就是中国的银行业金融业相对于欧美这些比较发达的国家同行,我们还处在一个相对弱势的状态,处在一个比较矛盾的境地。一方面我们的管理经验,我们防范各种金融冲击的姿势,我们银行业开拓各种新兴产品、各种衍生服务的能力是比较差的。我们的服务质量也没有完全跟上去,这是我们跟西方同行相比很大的不足。特别是在国际金融改革,争取话语权这样的一个层面,很多文本的制定、很多金融规则的修订、很多有关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的债权的设置,包括对欧债的救助,包括各种基金的募集,中国人总体而言,这方面的创意不多,我们的手段缺少复杂的层次。这是我们和欧美国家相比的一个差距,但另一方面我也不那么悲观,因为中国的总体经济面是良好的,我们金融外汇储备是雄厚的,而且中国人、中国企业、中国社会有着爱储蓄的节俭传统,正是这样一个勤劳、节俭的传统,加上改革以来所激发的创造性,使得中国总体的金融外汇储备在不断增长,我们金融防范风险的基石在不断加固,可以这么说,欧美当年处在一个高峰,我们处在一个低谷。而现在他们从高峰跌落到了高原,我们从低谷在向高原递进,所以差距大大缩小了。[详细] 



  ■ 新一轮的全球蓝色圈地运动即将到来 

  [网友废土游民]:双方支持中国海事局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建立“中美海事安全对话机制”,这是不是美国进一步干涉南海找的托辞?

  【王逸舟】:在我看来,中美在海洋领域的各种各样的对话和未来的博弈,包括这位网友提到的中美海事安全对话,是我们未来面对和应对海洋国际关系一个组成部分,是考验新时期中国能否在从一个陆地大国、一个文明强国向一个海洋大国、海洋国际关系领域的强手完成转型的一个考验。在这方面,我觉得我们要有足够的信心。说到这里,我特别想说一下有关南海困境,特别是近一时期菲律宾的挑衅问题。我觉得总体而言,随着全球范围新一轮蓝色圈地运动的到来,在世界各国围绕海洋的争夺都在加剧,不光是在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其实在东南亚各国内部,在韩国、日本之间,在俄罗斯与日本之间,甚至韩国、朝鲜之间,在英国、西班牙之间,在土耳其和希腊之间,在全球很多很多国家之间,包括我们知道近一时期英国和阿根廷围绕马尔维纳斯群岛也都展开了一些较量,这些并不一定马上就会演化为战争,也不一定造成各国之间马上对立和对抗,但它们确实预示着说海洋国际关系的复杂,未来的机遇和挑战并存。我们传统上国人一般习惯于在陆地生存和发展,我们多数人以为中国自己的面积只有9600万平方公里,其实在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到来之际,我们要有一种新的海权意识,要意识到我们的国土是由两部分构成的,除了陆地面积之外,我们该有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也叫蓝色国土。
[详细] 


  ■ 美方不会为了菲律宾和中国大动干戈 

  [网友寒碧]:中菲黄岩岛对峙仍在继续,菲律宾不断挑衅和试探我底线,其背后一直有美国因素的作用。尽管两国在战略层面达成很多共识,但在具体问题上近年来总是麻烦不断。那么如何避免两国斗而不破,这个度在哪里?

  【王逸舟】:其实菲律宾确实是自不量力,一旦真的发生冲突了,它会输得很惨,无论是在军事上、外交上,法理上,但它为什么会如此强硬、如此一意孤行呢?我猜想,它也不光是期待所谓美国的援手,我觉得基本上没有可能。中国和菲律宾如果发生某些摩擦,美国的海军、美国太平洋舰队会直接介入,我觉得没有这种可能性。美方不会为了一个遥远的菲律宾和中国大动干戈,美国至多是在国际法的层面、外交层面呼吁停火、呼吁和平对话来解决问题。我想菲律宾此番有多种目的,其中一个目的是想唤醒他的国人的海洋权益意识,使得现在民意基础不好的政府能够获得更广义的、更有共识的社会支持。同时在东南亚地区,赢得更多的同情,使得那些与中国有主权分歧的国家,能够加快联合对话谈判的步伐。同时他也算得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对他开战,他就做出这样频频的挑衅。[详细] 

 

  ■ 创新是“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主题词 

  [网友忽闪闪]:近年来,中美在传统安全上战略互信不足,特别是美国提出“重返亚洲”后,在我周边动作不断,在此背景下,此次对话对于两国未来国家关系的构建有哪些意义?

  【王逸舟】:对这位网友的问题,我想做三点回应,第一,美国重返亚洲有虚有实,实际上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外交的博弈,军事上的存在,而它在金融贸易领域虚大于实,对此我们要有一个清醒估计。比方说美国提到的TPP泛太平洋经贸伙伴计划,虽然响应上不少,但实际上探讨的问题都非常虚,所以美国更多比较善于去忽悠、去拿出一些口号、去提出一些指南,但涉及到具体的问题,到了实际层面你会发现资源是有限的,它能动员的财政、金融、贸易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因此这一方面中国要有自信。就是面对美国所谓的重返亚洲新战略,我们不要自乱阵脚,要看到自己的优势,看到中国成长的经济、贸易能力。[详细] 

  嘉宾简介

  王逸舟,男,1957年7月生,湖北武汉人,研究员。主要学术专长是国际政治专业,现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彭心韫、房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