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基层与媒体责任--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央电视台地方记者部记者、“走转改”活动报告团宣讲人栾婷婷、何盈、朱兴建谈

走基层与媒体责任

2012年04月28日15:14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央电视台地方记者部记者、“走转改”活动报告团宣讲人栾婷婷做客强国论坛访谈照片

  编者按:4月28日9时,中央电视台地方记者部记者、“走转改”活动报告团宣讲人栾婷婷、何盈、朱兴建做客强国论坛,以走基层与媒体责任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走转改”更加深刻而客观地展现中国国情

  [网友忆清秋]:朱老师,我觉得走基层就是要更真实地反映中国的现状,中国的国情,您觉得呢?这次的走转改是全部真实的反映,没有任何掩盖吗?

  【朱兴建】:我大概了解这位网友的意思,首先我想说,从一个科学的角度来讲,任何事情要说百分之百,非常绝对地去展现某一个东西,或者说不论是一个国家、一个人还是一件事,我觉得恐怕都没有人敢说百分之百或者绝对。无论从人的认识还是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讲,都需要一个过程,对它的认识超脱不了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去认识的这些人的知识背景、文化水平,包括人的素质。所以我们不用纠缠于是不是百分之百,完全一丝不漏地了解和展示这件事情,通过这次“走转改”,我们能够感觉到,我们理解是中央提出要求,中央的各大媒体最先启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走转改”的确是在更深刻的、更真实的、更客观的、更平衡的了解我们的国家和国情。 [详细]

  ■以情感人是基层报道的主线

  [网友忆清秋]:朱老师,看到有报道中特别提到您在记录央金的求医故事时又四次被深深打动,能给我们讲讲这四次感动的瞬间吗?

  【朱兴建】:我2009年到四川从事记者站的工作,短短两三年的时间,我经常会去我采访过的地方和老朋友见面,有时候叙旧,更多是采访,我就能够感觉到我现在已经看不到当时地震的遗迹了,看到更多的是崭新的家园。所以心态的转变其实也促使我把这些东西通过我们的报道展示出来,这恐怕只有中国能够做得到。刚才网友说我怎么处理突发事件,从我个人角度而言,首先是获取信息。当然每一个记者获取信息的渠道是不一样的,对于突发事件而言,可能有当地政府的应急办,有当地所在地方媒体的朋友,或者是新闻通讯员,还有的也可以通过网络,现在网络很发达,包括博客、微博,通过这些也可以了解到信息,了解到信息之后,通常情况下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还有技术上、操作上的准备,就是做电视报道的设备、装备,包括维持基本生活的必需品。我觉得处理突发事件,对于记者而言第一个就是快,快字当头。 [详细]

  ■发掘社会的真善美是媒体的责任   

  [网友琴江对语]:请问栾婷婷老师,您以独特的视角关注身边的普通百姓,用一个个新闻故事展现出人性向善的力量。您为什么要把关注度放在“普通百姓”身上呢?他们的故事最吸引你的是什么地方?“张家长,李家短”能出大新闻吗?

  【栾婷婷】:可以明确地说“张家长、李家短”也是能出大新闻的。我们的社会并不缺乏真实和美好的东西,也不缺乏发现真善美的眼光。更多的人在呼唤在小人物身上发现的真善美,作为媒体的责任就是在真正的发现他们,关注他们,把这样的真善美发现出来,放大出来,还原生活的本真。所以,我愿意把更多的关注度放在普通百姓身上。可能很多人说,关注他们会看到更多他们的苦难,看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不容易,这是一个层面。当我真正的走进他们内心的时候,更能看到他们内心的强大,看到他们在打拼中争取着自己的幸福。同时,真正的走近他们的时候,我更愿意看到我们被贯常忽略的小人物的精神世界,把他们在疾苦中向上,在贫困中努力,在艰难中相互扶持、相互理解的人性中向善的力量呈现在屏幕上。而那些高打高举的关注是很难出好节目的。 [详细]

  ■只要怀着真情走 哪里都是基层

  [网友水深两浔]:请问三位,什么地方叫“基层”,你是怎么理解走基层的?

  【栾婷婷】:在最开始中宣部提出“走转改”的时候我们的编辑记者也是有问号的。这个问号就是我们不是一直在基层吗?我们做的节目不就是从基层采访出来的吗?主抓“走转改”的杨华主任让我们仔细研究了一篇文章是中宣部刘云山部长发表的《为了谁?我是谁?依靠谁?》,这篇文章很有针对性,里面提及有的人把与群众的关系从原来的鱼水关系变成了蛙水关系。可以说在走基层之前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好节目的,但不可否认我们有一些记者在做节目的时候也会带着很强的目的性去采访,得到答案之后便打道回府,这样的结果是做出的节目不生动,没有真正的走近老百姓的身边。我需要你的时候就跳进去,不需要的时候就跳出来。而真正走到基层,跟这些老百姓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真正关注他们的疾苦冷暖、喜怒哀乐的时候,我们才不断地把这些问号拉直。 在最开始我们策划走基层的时候,我们像很多人一样把关注点放在老少边穷地区,更多关注的是农村和教育问题,但之后我们慢慢的意识到皮里村是基层,北京的二环路同样是基层,只要是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弥合误解的地方,能够彰显大爱的地方,都是我们说的基层。可以说带着真情走,情怀走,哪里都是基层。而只为走马观花应付的走,再艰苦也是作秀。 [详细]

  ■走基层是一种回归

  [网友房爽童鞋1988]:何老师,特别喜欢您说的这句话,“做一个裤腿上永远沾着泥巴的记者”,您的记 者生涯是不是都在这样践行着?

  【何盈】:这是我从皮里村出来之后说的一句话,我很希望我一直都能做一个裤腿上粘着泥巴的记者。我觉得这样的记者是幸福的记者。我们走基层去年8月份开始到现在还在延续,同行们都做了很多精彩的报道,很多报道我看了之后也很受触动。走基层对我们年轻的记者来说是上了一堂课,如何做成功的记者。我们的前一辈工作者是如何做记者工作的,走基层就是重新给我们上这样一堂课,我们就是应该像前一辈一样身体力行去做记者,所以我觉得走基层不是创新,是一种回归。网友问我的记者生涯,其实我觉得我的记者生涯还有很长时间,我希望一直这样继续。当然裤腿上粘着泥巴应该是一种精彩,是真正到基层,和采访对象、和老百姓在一起,把他们的所想所愿能够表达出来。当然,有网友问我,我的很多报道是在西部地区做的,是因为我自己很喜欢少数民族地区,很喜欢西部的那种感觉,一去这样的地方就像回到自己故乡的感觉。我父母都是南方人,可能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也许这个地方不是你的出身地,但是你的精神故乡。 其实我目前是在浙江,我是浙江记者站的站长,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从西部走到了东部沿海地区,这样一个信念还能不能继续下去。我现在突然明白了,其实这真的是一种做记者的心态,只要有这样的心态,有这样的信念,不管是在西部还是在东部,都能够做一个裤腿上粘着泥巴的记者。其实东部也有很多值得报道的事情,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需要我们用发现的眼睛去挖掘。 [详细]

  ■记者都应是“社会的守望者”

  [网友指甲油油油]:您觉得走基层对于中央媒体的记者有什么意义?中央媒体的记者应该肩负起怎样的责任呢?

  【栾婷婷】:走基层让我们记者更深刻的认识了真实和复杂的国情,认识了当下的舆论环境,这也让我们记者更增加了观察社会的宽度和厚度,学会用均衡的眼光去看待不均衡的中国,通过报道来揭示中国发展的复杂性。主流媒体的理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揭示中国发展的复杂性,看到一个真实的中国,让更多普通的中国人展示他们的故事,寻找故事背后发展和改革的逻辑,这是主流媒体的责任所在。同时,作为记者我们把采访对象当成一个一个个体来对待,而不是当成一个符号,当我们用生活中真实的故事去感动观众的时候,看到我们积极向上的价值观被一个又一个公众所认可,我们对公众意识有正确的引导,我们的节目被认可,媒体的价值也同样被认可。这也是我们感到欣慰和不断继续做下去的力量源泉。 [详细]

  新闻报道:
  栾婷婷:“张家长,李家短”也是能出大新闻的
  何盈:希望“做一个裤腿上永远沾着泥巴的记者”
  朱兴建:"走转改"是在更真实更客观地了解国情
(责任编辑:黄玉琦、肖潇)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