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赚头、笔下有写头--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日报社广西分社社长郑盛丰谈“走转改”

人生有赚头、笔下有写头

2012年04月27日14:46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人民日报社广西分社社长郑盛丰接受强国论坛远程访谈照片

  编者按:4月27日10时,人民日报社广西分社社长郑盛丰同志做客强国论坛,以走转改:人生有赚头 笔下有写头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深入“走”,扎实“转”,生动“改”

  [网友市丸吟]:“走转改”,实际是“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您能给大家讲讲三者之间的关系吗?

  【郑盛丰】:因为中央一个决策,“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实践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的理解,“走”是深入,“转”要表明一种扎实,“改”是为了文章的生动,目的是为了写出采访好、报道出优秀的、读者愿意看的对于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有作用的一些新闻报道,但要写好这些新闻报道一定要深入实际,一定要到基层中去,所以必须要走到基层、走到人民大众中间。作风肯定要转变作风才可能迈开双脚走到基层去。最终文章报道出来给读者看的,必须要生动感人,如果都是千篇一律的写法肯定达不到目的。最终还是要着眼于对社会、对读者、对社会服务,有利于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以及社会和谐。 [详细]

  ■基层群众更愿与记者掏心

  [网友木子彗心]:老师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基层的?您觉得作为新闻工作者,这种活动是否应该经常开展?媒体应该肩负起怎样的责任?

  【郑盛丰】: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也很丰富。从我个人来讲,“走基层”应该贯穿于我整个新闻生涯,即使有时候做得要更深入一些、积极一些、主动一些,有时候就做得没这么主动。因为我30多年的记者工作一直都在广西,也一直都在边疆,也在基层,我先后在广西日报和人民日报工作,其中28年在人民日报,在人民日报我一直在基层的站口分社,应该说我一直都在走基层。走基层从我个人来讲,比如我先后在人民日报工作期间,我在农民家里住过,并不是哪里要求我这么做的,都是我自愿去,并且就认为应该到农民家里住,因为是采访的需要,只有住到他们家里才能了解到更多的、更深入的、更真实的也更感人的素材。比方说我1997年就到广西最贫困的一个县,叫天等县,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一个立屯村,为了改变生存状况,几任村党支部书记带领村民22年一直挖山不止,终于挖通了一条隧道,我听了这个情况非常感动,当时就赶到这个村里采访3天,跟村民、村支书了解了很多情况,当时也写了一篇消息,登在人民日报,一个屯,两篇人民日报一般的情况是不可能的,就是因为深入基层。 [详细]

  ■宣传先进典型需贴近群众   

   [网友阿散井恋次]:您说的“人生有赚头 笔下有写头”指的是什么?

  【郑盛丰】:刚才我提到,我先后在农民家住,就因为我觉得有“赚头”,当然我还是在农民家住的太少,我为什么说这种“走转改”“人生有赚头 笔下有写头”呢,我的体会,谈它的赚头,赚在哪里?我们做买卖不会做亏本的生意,必须有赚头。我们“走转改”,我也体会到人生确实有赚头,并且是大有赚头。赚了什么呢?第一,是赚得了对当代基层生活的真实体验跟感受,如果不到基层去,不走到民众中去,那是间接的,不一样的。我们从中可以获得非常丰富的基层营养,很多养分都来自于基层。第二,可以赚得对基层父老乡亲这种真情实感的水乳交融。到百姓中去、到基层去、到人民中间去,他们是非常欢迎的,一下就会把记者当成好朋友、当成哥们儿、姐妹儿,那种感情非常珍贵,可以让我们从中感受到他们真实的所思、所想、所盼,感受到他们真实的喜怒哀乐,这点非常珍贵。 [详细]

  ■无畏恐吓,揭露南丹矿难真相

   [网友一护]:郑社长,看得出您是一位长期奋战在一线报道岗位的高级领导同志,您是否曾遇到过什么危险?您是如何应对,同时保证自己的新闻价值观不动摇的?

  【郑盛丰】:这个问题这么多年来一直被社会所关注,同时我也非常感激社会各界对当年我们参与报道揭露南丹矿难的关爱和关注。南丹矿难发生在2001年,并且发生的时候是7月17号,是发生在我们建党80周年庆典刚刚过去不久的日子里,这个矿难非常恶劣,隐瞒得密不透风,从发生到被揭露下来整整17天,外界一无所知。南丹矿难,不单是我们,还有很多媒体都参加了。人民日报参与揭露南丹矿难,包括我在内,我们这支队伍是最坚定的,也被外界称为是最勇敢的,确实有很大的压力。这种情况在过去有些报道当中都提到一些,这里我略略讲一讲,至于说这个矿难最恶劣、最卑劣,最后被揭露,是81条生命,这个矿难透水事故被埋藏在百米的矿井之下,当时的矿主和某些官员就已经形成确实很卑劣的约定,就要把矿难隐瞒下来,确实也隐瞒了十几天。 [详细]

  ■农曾伟是我在采访中流泪最多的一个典型人物

  [网友180.139.137]:请郑社长谈谈是怎么挖掘、推出基层文化人的典型农曾伟的?

  【郑盛丰】:农曾伟是我作为新闻记者所参加采访的典型当中,应该是让我最受感动,在采访当中流泪最多的一个典型人物。采访农曾伟我去了五次,最初发现农曾伟所在的大新县,这是一个边境县,在中越边境上的一个贫困县,有一次到那里去,当地的宣传部长跟我谈起这个人物,他的事情把我深深打动了,这个部长说虽然跟别的人谈到过,但是基本上没有人感兴趣。当时我一听到这个情况我就流泪了,因为南宁有事我要赶回来,我就转2000块钱给农曾伟的家属,当时还没来得及采访,但是我把这个人物藏到了心里。决定回到南宁处理完事情马上就过去。之后处理完事情就赶紧过去了,到他的家里找他的亲人、工作过的同事、县里的领导,到他老家的村子实地了解感受等等,就做了这期采访。回来之后我们在分社一讲这个情况大家都很受感动,有很多都要求要去感受。 [详细]

  ■新闻从业人员勿忘职业使命

  [网友180.139.137]:郑社长,您好,在这几十年的新闻生涯中,是怎样一种情怀让您对新闻如此执着,而且一直在“走转改”?您觉得发起“走转改”活动最大的意义和目的是什么?现在是否达到了呢?

  【郑盛丰】:为什么几十年都这样做,我的理解,首先新闻记者这个职业很崇高,这个称呼本身就要求每一个新闻从业人员必须要“走转改”,如果不走到一线去、走到基层去,那种报道怎么得来,特别是来自于基层的鲜活的、活蹦乱跳的报道怎么得来。从新闻记者来讲,从职业来讲很崇高,它是党、政府和人民的代言人,是时代的瞭望者,不管是谁,有机会能够作为一位新闻从业人员一定要很珍惜这一份职业。同时也要非常珍惜这一份职业所包含的责任,当然也包含这个职业的幸福感。 为什么说从事这个职业有幸福感呢?就是因为新闻记者这个职业能让人总能更早、更快、更深、更真的来去了解到生活和生活里的真相,这一点本身就让人感到很幸福。有幸福感的职业不会让人有负担,这种有幸福感,又有责任感、使命感的职业,因此,“走转改”好象不需要使用坚持这个说法,因为它本身并没有什么苦,是让人很快乐的事情、很有幸福感的事情,你本身就愿意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对我来讲我确实是这么看的,我觉得我不管是在地方媒体做记者,还是在人民日报做记者,无论在哪个时期,我都非常感觉要走到基层去。第一,作风要转变、文风要改变,这是都是必须要做的,只是有些做的自觉一点,做得好一点。有的做的没有这么自觉。“走转改”对于新闻从业人员、媒体从业人员永远没有终点,只要受众对媒体有需求的一点,我们新闻从业人员的“走转改”都不可能有句号,那应该永远的走下去,只有永远的走下去、才能永远的收获下去、永远的快乐下去、永远的幸福下去,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 [详细]

  新闻报道:
  郑盛丰:"走转改"应是新闻从业人员自发的职业常态
  郑盛丰:揭"南丹矿难"被死亡威胁 血案发生在身边
  郑盛丰:"走转改"并非负担 记者有幸福感责任感使命感
(责任编辑:谢婷、黄玉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