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尚未乐观--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全国妇联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洪天慧,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宓小雄

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尚未乐观

2011年12月16日12:50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全国妇联副主席洪天慧(中)、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宓小雄(右)
全国妇联副主席洪天慧(中)、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宓小雄(右)
  编者按:12月16日10时,全国妇联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洪天慧,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宓小雄做客强国论坛,以新生代农民工婚恋生活状况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视频】 


  新闻报道:

    ·洪天慧:新生代外地务工人员最需要社会和政府的关心
  ·宓小雄:进城务工者婚恋调查数据可信,但不可直接推论全面状况

  ■ 婚恋调查具有相当可信度

    [主持人]:宓老师,您作为这方面的专家,我想知道您认为这个调查的可信度有多大? 

    【宓小雄】:我们采取的是按照以农民工集中的城市、集中地域为主,适当兼顾东中西部地区,以农民工集中就业的行业为重点,适当兼顾服务业、制造业和建筑业。正是由于这种随机抽样加上滚雪球,所以,我们整个样本的获得并不是完全符合科学取样的原则,但是确实可行的。 
    我们在样本的确定中,其中还用了配额抽样。应该说,数据的获得具有相当的可信度,但是,应该说明它并不可以用于直接推论全国的新生代农民工的婚恋观的全面状况。[详细]  

  ■ 新生代女性农民工更易成为“城里人”

    [主持人]:洪主席,您作为全国妇联的领导,有一个问题觉得问您是最为合适的。您认为女性新生代进城务工者和男性相比起来有什么样的差异? 

    【洪天慧】:女性的流动性相对小,稳定性更强。有数据,女性的务工者平均调换工作的岗位只是2.9次,就是一个人进城以来2.9次的调换的工作,而男性务工者平均每个人调换是3.7次,所以她们是比较稳定的一部分。进城务工者通过婚姻,使自己也能够成为城里人,通过婚姻这个渠道,使自己成为城里人,女性更具优势。我们这次也调查了,在进城务工者中,她们能够和城里人结婚的,这个中间在已婚的和城里人结婚的务工者中,女性占到了62.7%,而男性是占了37.4%,就是说百分之六十多的是女性通过和城里人结婚逐步改变身份。[详细] 

  ■ 新生代农民工择偶首选人品

    [主持人]:洪主席,我们知道,一提起妇联工作,就是妇女的工作。您觉得新生代的进城务工者的婚恋观主要有什么样的特点呢?  

    【洪天慧】:他们在择偶的条件中,我们要求他们排列,你们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们排在首位的是人品好。几乎有一半的人择偶的第一个关注的条件是人品,实际上人品好应该说是婚姻幸福的最重要的基础。现在看来,有将近一半的青年人首先选择人品。    
    所以,通过这些调查,虽然婚恋观中间有多元的价值,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有各种价值取向,但是,应该说,总体上来说,我认为新生代的农民工,他们的婚恋观念基本上是健康的、向上的。[详细]  

  ■ 新生代农民工逐步拥有人生规划

    [主持人]:也让很多人有一颗安稳的心。宓老师,您觉得新生代农民工在个人发展的意向上有什么特点?  

    【宓小雄】:从总体上来说,新生代农民工对于自己今后的人生规划,一个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目标,而不是完全迷茫的。很多人就是说刚一出来的时候没有明确的目标,但是出来,在打工地工作了一两年、三五年以后,慢慢地对自己今后努力方向、目标越来越明确,而且这个变化是比较积极的,比较可喜的。 [详细]

  ■ 新生代农民工不愿被称为“农民工”

    [主持人]:洪主席,您认为新生代进城务工者如何理解自身的社会身份? 

    【洪天慧】:对社会身份和职业身份,也就是说,怎么称呼他们。几千万人,他们很关注这个问题。我们调查的时候,多数的其中比较集中的最赞成的对自己的自我认知是什么呢?就是说可以称我们为流动人口,或者称我们为外来工,这个他们比较愿意接受,最不愿意的称呼就是叫他们农民工。新生代的这些进城务工者不愿意人家说就是农民工,说我是外来工,他能接受;说我是流动人口,这个社会身份他认为是流动人口。我认为他们的这种心声,我觉得我们应该更好地尊重他们这种对自我身份的自我认知,也能够为他们顺利地融入城市来提供支持,提供关心。[详细] 

  ■ 新生代农民工城市适应力有待提高

    [主持人]:宓老师,据说这次调查,对农民工的城市融入程度进行了一些分析,您能不能对我们这个问题做一下介绍? 

    【宓小雄】:关于城市融入,相对其他以往的判断,就是在农民工城市适应的数据,量化的指标上,看起来好象不是那么非常的乐观,不像前期的研究那么乐观,结果是这样的:新生代农民工在所在城市的社会适应程度达到中等水平的,大概占45%,就是将近一半。而处于较低水平,就是社会适应程度较低的,占到44%,其他的处于很低,适应程度很低或者较好水平,大概就是4%、5%的样子,而在所在城市,社会适应程度很好的比例相当低,只有大概0.2%、0.3%这个样子。但是我认为,综合考虑了五个方面的因素以后,这个判断得出的数据应该比以往的数据更可靠一点,尽管它相对保守。[详细]
(责任编辑:覃博雅)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