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谈“辛亥革命的历史思考”--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谈“辛亥革命的历史思考”

2011年09月22日18:32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做客强国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做客强国论坛
  编者按:9月22日10:00,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汪朝光做客强国论坛,以辛亥革命百年的历史思考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本场访谈是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系列访谈第二场。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中华民国史》代表当今中国大陆民国史研究水准

  [主持人]:《中华民国史》提到了对蒋介石的评价非常全面,《中华民国史》修订的时候对一些历史事件有一些重新审定的过程,您能详细谈一谈这次在具体操作上是怎么做的? 

  【汪朝光】: 网友们都比较关注这套书里对蒋介石的评价,这确实可以理解,研究20世纪的中国史,尤其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史,蒋介石确实是不能回避的人物,因为他有20多年的时间在大陆当政,也是一个领袖级的人物,又长期处在人民革命的对立面,所以,大家的关注,其实可以理解。我们这套书里对蒋介石的分析、评价的处理,基本上还是秉持了一个实事求是的原则。比如对蒋介石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辛亥革命,国共合作,领导北伐,推倒北洋军阀的统治,尤其对他在抗战时期能够坚持抗战,发动抗战,这方面都还是给予非常充分的肯定。比如,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的时候,我们现在一般认为是抗战的起点,全面抗战的起点,但是事实上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到上海抗战、淞沪抗战,大规模的抗战中间还是有一段过程,在这一段过程中,国民党的高层官员还是有许多的讨论,还是有许多人怀疑我们能不能打这一仗,怎么打这一仗,包括一些著名的学者,比如胡适也主张中国的国力太弱,我们是不是不能轻易打这一仗,忍痛求和,在这一点上蒋介石是比较坚持的,和国民党领导高层反复讨论,说服大家,打动大家,最后开始了全面抗战。对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书里根据最新的资料有一个比较充分的揭示。[详细] 

  ■辛亥革命在国际的影响是值得关注

  [网友杨再昌]:请问汪朝光研究员,您认为辛亥革命百年对中国现实有哪些影响? 

  【汪朝光】: 我觉得辛亥革命确实是近代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所以,今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全国上下,包括海外都有很多的纪念活动、研讨活动,还有一些是我们原来可能也不一定能够意识到的方面,比如我今年下半年,就是年底之前要去波兰参加一次辛亥革命的国际学术讨论会,要去印度参加一次辛亥革命国际学术讨论会。从这两个会我觉得可以体验到,辛亥革命不仅是中国的大事,也是具有相当国际性影响的。所以从这个来说,我如果倒过来说,辛亥革命至少在国际性的影响方面是非常值得我们去关注的。近代以来,中国已经无可挽回地被卷入了国际化或世界化的进程,在这个进程中我们应该怎么样自处,我们怎么样去对待这个世界,世界又怎么样对待我们,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辛亥革命的先辈在这方面,可以说以孙中山为代表,能够比较了解世界的大势,能够知道什么样的世界潮流是一个符合中国发展方向的潮流。所以,当年毅然地投身于这场革命,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就像我刚才说的,不仅是对中国,而且它对中国周边的亚洲的当时的殖民地国家,比如朝鲜、越南、印度,都有很大的影响,也鼓舞了那里的人民能够起来反抗殖民主义的侵略和压迫。对于中国来说,大家都认识到它一个最大的意义就是推翻了封建君主专制,中国以前有几千年的文明史,有很多王朝的更替,但是每一次更替都是用一个新的王朝取代旧的王朝,辛亥革命有一个根本的变化,它不再是用一个新王朝取代一个旧王朝,而是用一个新的制度体制去取代一个旧的制度体制。今天我们离开辛亥革命已经有一百年,大家的感受没有那么深刻,要知道在当时皇帝在中国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辛亥革命推翻了这样的权威,不仅是在国家体制上推翻了,而且在对人们的思想有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作用。皇帝这样的绝对权威都可以被推翻,这大大解放了中国人的思想,我们可以怀疑那些我们认为不适合中国发展的这么一些体制或者这么一些旧的保守的方面。所以,我觉得辛亥革命在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方面,在促进中国人民的思想的解放的潮流方面,对周边殖民地国家人民革命的鼓舞方面,它的世界性方面都有非常大的作用。 
  另外我觉得还应该注意到的一点就是,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大概出现了一波现代化发展的浪潮,现代经济有了一个比较明显的发展,包括现代的教育事业、现代的社会事业、公共事业等等,我觉得这个和辛亥革命也是有着直接、间接的关系。所以总体而言,现在中国共产党也认为,辛亥革命是20世纪中国三次历史性巨变的第一次,我觉得这是一个完全合乎实际的评价。 [详细] 

  ■辛亥革命先辈的理想主义情怀值得敬佩

  [网友吉祥兔子]:辛亥革命给中国带来的变化,比如责任内阁制度、国会制度,据我了解都没有人维持下去,只是一年时间就瓦解了,没有很好的实行,这是为什么? 

  【汪朝光】: 辛亥革命和现实其实是有许许多多的关联的。这也是大家现在这么关注辛亥革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可能帝制被推翻了,已经是遥远的100年前的往事了,所以很多网友也关注。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我们纪念辛亥革命,或者研究辛亥革命,到底有什么样的现实意义呢?我觉得其实在几个方面我们还是可以领悟到这样的现实意义。 
  比如当年辛亥革命那些前辈们,我觉得以孙中山为代表,有非常理想主义的情怀。他们愿意把中国的事情做好,他们感同身受中国的不平等的地位,愿意改变中国的境遇。包括和后来中共领导的革命的联系,很多参加这种革命的先辈,其实你今天回过头来研究或者去关注,也不一定是出生于平民之家,很多也出生于富贵之家,但是他们有一种理想,不是我个人的富贵就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他们愿意改变中国的命运,就是总体上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受欺负的地位,我觉得这样一种理想主义精神情怀,至少我个人确实非常敬佩,我觉得对今天当下中国功利现实主义比较泛滥的情况下,重温这样一种理想主义情怀还是对我们有一些现实的意义。无论如何,理想主义是推动人类进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或者说照亮人类前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前两天因为一些原因,重新去看了一些有关的史料,包括林觉民烈士参加黄花岗起义就义之前写给他妻子的家书,确实令人非常感动。我觉得当年先辈这样一种理想主义情怀确实是应该值得我们继承的。 [详细] 

  ■“三民”恰当的概括了辛亥革命的意义和目标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辛亥革命爆发时,孙中山是逃亡海外,那革命跟他到底有哪些关系?为什么他后来的国内斗争多以失败告终?你怎么看待他的美国籍的问题? 

  【汪朝光】: 这个确实也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问题,或者很有趣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如果从结果来看,在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的时候,孙中山在这之前的一周左右的时间里,被一致选举为南京临时政府的大总统。我觉得这个结果可以充分说明大家对孙中山领袖地位的一种公认。这个领袖地位是怎么来的?这就是和这个问题有直接的关系。这场革命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如果他和这场革命没有关系,为什么参加这场革命的人都一致选举他为大总统,没有异议的。第一,孙中山确实在中国最早提出反清革命的人之一。他最初不是说不想走改革的道路或者改良的道路。他在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的前后也曾经想过走改良的道路,曾经上书过李鸿章,但是他没有得到一个回应,所以,再加上甲午战争中国失败,被迫割让台湾,签订马关条约这样一种刺激,使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从他走上革命道路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犹豫过、动摇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孙中山确实是一个非常坚定的反清革命的领袖人物。 [详细] 

  ■不能强求对辛亥革命有个盖棺论定式的评价

  [网友emocracy4]:请问嘉宾,对辛亥百年,大陆的历史描述,已经发生了多次不同的修改。你认为以后还会不会继续修改?什么时候才能完全盖棺? 

  【汪朝光】: 我觉得我们若干年以来对辛亥革命的研究有非常大的进步,因此对辛亥革命的评价也有这样那样的具体的变化。但是总的评价其实还是比较一致的,应该说,1949年以后中国共产党对辛亥革命的意义、对辛亥革命的成功成就这方面还是给予非常肯定的评价。但是我个人觉得,从学术角度来观察、来理解,我们不一定强求对辛亥革命一定有一个所谓盖棺论定式的评价,其实这个学术研究的本身就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进步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所以,我们才有所谓的与时俱进,这其实不仅是中国大陆,包括中国的台湾,包括欧美,他们对他们历史的认识也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他们对以往历史的评价也是在不断变化。所以我个人理解,从学术角度来观察,大概我们不会有一个对辛亥革命这样一个定论,比如我们永远就不能改变了,就是这个唯一的固定的定论了,这样岂不是一种比较定型化的模式了吗?而我们学术研究恰恰应该改变这样一个模式,应该允许有更多的不同的看法,从学术角度来观察,比如辛亥革命为什么成功,或者为什么失败了,它哪些方面成功了,哪些方面失败了,它有什么样的经验教训。比如孙中山在革命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其他人又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个完全应该根据历史的事实来做出我们应有的评价,而这个评价并不一定是一个固定的评价。今年可能有今年的评价,过十年可能又有过十年一个新的评价。而且这个历史的评价是根据历史史料的公布,根据许多因素所综合造成的。有新的材料公布了,可能我们就会有新的评价,没有新的材料,我们可能又维持原来的评价。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应该有一个认知,就是我们不要把历史的评价或者所谓历史的定论给它固定化或者模式化,这个恰恰是我们应该改变的,就是说,全世界的历史学家追求的一个原则,都是实事求是,都是根据新的资料或者新的认识来对历史做出新的或者是已有的评价。 [详细]

  相关新闻

  汪朝光:《中华民国史》实事求是评价蒋介石历史功过
(责任编辑:张庆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