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力丹谈“如何推动新闻发言人制度走向成熟”--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力丹谈“如何推动新闻发言人制度走向成熟”

2011年08月17日20:26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力丹谈“如何推动新闻发言人制度走向成熟”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力丹谈“如何推动新闻发言人制度走向成熟”
  编者按:8月17日17:00,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新闻学教授、传播学方向博士生导师陈力丹做客强国论坛,以如何推动新闻发言人制度走向成熟为主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应该是建立政府和人民信息公开的窗口

  [主持人]:嘉宾您好,近期广受公众关注的铁道部前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发言争议请问您是怎么看的?您能否谈一谈对目前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一些看法?  

  【陈力丹】: 王勇平这个事情,他本人只是铁路部门的代表,不完全是他的责任,因为他在我们中国各个部委的新闻发言人里还算是一位比较优秀的新闻发言人,他和王旭明不都在一个新闻发言人的颁奖会上见面了吗。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最早到达现场,而且召开新闻发布会,应对新闻记者的逼问,没有怒发冲冠离席而去,已经很不错了,也不能过分为难他。相对来说王勇平算是不错的新闻发言人。  [详细]

  ■新闻发言人最重要的问题是指导思想和认识问题,其次才是技巧

  [网友琴江对语]:嘉宾您好,您认为,我国政府机关的新闻发言人是否是摆设?而不是真正的公关处理人员?  

  【陈力丹】: 那就看各个部门,有的部门做得比较好,就不是摆设,确实是公关处理,而且处理得很好,但是这样的新闻发言人或者这样的部门似乎在中国还不是多数。我印象里做得比较好的是公安部的武和平。还有教育部前几位发言人,王旭明,虽然有点小毛病,总的说还是不错的。还有云南的宣传部副部长伍浩,虽然有各种各样的议论,但是总的来说做的还是不错的,他不仅仅是一个摆设,而是尽可能地分担政府的一些职能,能够通过他解决政府和公众之间的矛盾,他就成为了一个桥梁和搭线人。现在很大的问题是,我们有点水平的新闻发言人不多,还有新闻发言人所在部门的官员对新闻发言人制度认识比较正确的也不多。在这种意义上,可能我们中国很多新闻发言人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摆设。 
  这次除了王勇平这个事有点败笔以外,还有一个人更应该撤职,相比之下王勇平多少还是负责任的,这个人就是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宣传部长,叫田振辉,她是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宣传部长,太不称职了。她那次记者招待会被称为史上最不诚意的新闻发布会,她有一点做得相当差,让人家看得都非常愤怒了,居然在会上接听电话,当时好像有一位香港记者非常愕然的表示,你在记者会上是没有理由听电话的,我没有见过这样素质低的宣传部长,你在主持这个会议就是新闻发言人。我觉得田振辉这样的人在新闻发言人队伍中可能不是少数,可能大多数都是这种比较平庸的,不太会说话的。这样的话,我们中国新闻发言人队伍的建设道路还很长,最重要的问题恐怕还是指导思想和认识问题,其次才是技巧问题。如果说舆论的焦点,如果仅仅从新闻发言人这个角度的话,应该把田振辉的答记者问做一个分析,没有一个答的是答好的,相比之下王勇平还答出好几个来,还算不错。  [详细]

  ■舆论是人民自主的一种意见形态,谁都没有权力摆弄舆论

  [网友云端之下]:陈教授您好,请问成熟的新闻发言人应该如何通过议程设置对舆论进行控制?如何正确引导公众舆论?  

  【陈力丹】: 议程设置是客观的传媒效果的一个理论,它不是主观的。可是当前,我们却把它变成了一个主观的理论,曲解了原来提出这个理论学者的原意。媒体总想把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放在头版最醒目的位置,但如果报纸经常把某些话题放在重要的位置,由于受众在接受媒体这种报道的时候,他会受到媒体的影响,于是受众考虑问题的顺序有时候就与媒体相接近,但这种情景对媒体方面来说是客观的效果,媒体并没有打算从主观上控制公众的思想,因为媒体的编辑有一个衡量标准,根据事件的重要程度,要有一个议程设置。但是议程设置到了我们这就变成了媒体用主观的议程设置来影响公众的思想,而主动的设置议程往往带有强烈的主观宣传意图。媒体总认为只要把某个内容放在头版头条,老百姓就会相信我的话,但这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且这种做法在道德上是有问题的,不符合新闻伦理。尽管要传播媒体的观念,但是也要有一个道德问题、伦理问题,这位网友的问题中所说的“通过议程设置对舆论进行控制”这种提法是欠妥的,舆论应该是人民自主的一种意见形态,其中固然会有不理智的成份,但是谁都没有权力摆弄舆论。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做新闻工作应该有职业道德。[详细]

  ■应把新闻发言人看成是日常机关工作信息公开的一个窗口

  [主持人]:互联网为公众提供了充分话语权,作为政府的新闻发言人,每次发声都会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和评议,稍有不慎还会由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您怎样看待新闻发言人的职业风险?  

  【陈力丹】: 新闻发言人本身是政府部门的人员,不可能每句话都说得很正确,但是即便是出了错,新闻发言人的姿态本身就要摆正。王勇平在这个问题上倒是做得不错,在他没有被撤职前曾有一次接受记者采访,记者是这么问的:“我知道新闻发言人只能是授权发布,由于您的一些个性化的语言引起的争论,您是否觉得委屈?”在这种情况下,成为网民热议对象的时候,王勇平是这样回答的,他说,“当时我要是能在大家都很焦急的气氛中再冷静一点、诚恳一点,也许就能让记者朋友们少一些不满。至于说到委屈,想想在这件事故中不幸失去生命和受伤的旅客,我面对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这也反映王勇平还是有素养的,尽管说话说得不太准确。从事新闻发言人这个职业,就跟从事其他职业一样,都有风险,但是也有好处——有些情况下能让新闻发言人全国闻名,特别是在中国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也算是一个新闻界的资源,甚至坏名声从一定程度上来说都是一种资源。在这个意义上,王勇平这次即使被撤了职,但起码也成了个“名人”。即使你说错了,引起了大家的愤怒、挖苦,但是你只要是有素养、有涵养,冷静对待这个事,在某种意义上还是可以得到公众的理解的。[详细]

  ■新闻发言人在面对记者的“围追”和“诱供”时必须要有经验 

  [网友黄晨灏]:嘉宾好,新闻发言人在面对记者的“围追”和“诱供”话题的时候,如何机智应对呢?谢谢。  

  【陈力丹】: 我认为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新闻发言人必须要有经验、要了解记者的心理。这个需要专门的课程讲解来琢磨,需要讲很多具体案例来说明。这个问题太具体,一定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我认为最大地反例应该是田振辉的例子,记者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她回答是因为看记者们在外面太热了。像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担任新闻发言人。还有的时候,如果遇到记者拦截,即使新闻发言人很心烦,但也一定要用一些比较谦恭的话来应对记者。我认为这次王勇平做得是不错的,刚才我还看了他在现场的情况,最后走的时候也是很多记者围着他,我估计他心里也是很烦,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详细]
(责任编辑:张庆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