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拉慘案”后的敘利亞局勢--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中東問題專家、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李紹先談

“胡拉慘案”后的敘利亞局勢

2012年06月01日16:25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中東問題專家、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李紹先做客強國論壇

  編者按:6月1日10時,中東問題專家、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李紹先做客人民網強國論壇,以“胡拉慘案”后的敘利亞局勢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歡迎參與。
  
【訪談全文】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胡拉慘案”的發生意在破壞安南的調停使命


  [網友琴江對語]:請問李老師,您認為,為什麼會發生“胡拉慘案”?

  【李紹先】: 首先,敘利亞現在處於一個非常時期,去年阿拉伯大變局背景下,敘利亞局勢劇烈動蕩,巴沙爾政府風雨飄搖。今年4月12號,在聯合國和阿盟聯合特使安南渦旋下,敘政府與反政府勢力開始實行停火,但在西方及一些阿拉伯國家的支持下,敘境外的主要反對派並不甘心停火,一直在敘境內開展襲擊政府勢力及恐怖活動,意在招來外來軍事干預,推翻巴沙爾政府。敘政府對此也保持高度警惕,嚴防反政府武裝在境內形成據點。﹝詳細﹞

敘利亞目前擺脫危機的出路是安南調停方案的成功實施


  [人民網阿文版]:請問,事態發展到如今,您認為和平解決敘利亞危機的最好方式是什麼?敘利亞政府的上上之選是什麼?

  【李紹先】: 解決敘利亞危機的最好方式也是敘利亞擺脫危機目前唯一現實的出路,就是安南調解方案的實施和成功。敘利亞局勢目前處於僵局,它是由各種因素決定的:首先從敘利亞政府來看,它基本上掌控著敘國內的大局,政府軍和政府高層保持團結。但是在阿拉伯大變局和敘國內民眾要求變革的大背景下,敘政府已無力恢復國內動蕩前的秩序。其次,從敘利亞反對派來看,組成龐雜,訴求各異,境外反對派和境內反對派互不統屬,被西方大力支持的全國委員會對敘國內的影響很小。第三,西方雖然大力倒巴,但找不到類似利比亞反對派那樣的憑借力量,也找不到代理人,像沙特阿拉伯、卡塔爾這樣的國家,出點錢是可以的,動用自身的力量可能性不大。所以,敘利亞局勢形成目前尷尬的僵局。應該說,安南的調解正好適應了這個僵硬,得到各方的支持,至少是表面的支持。因為,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途徑。﹝詳細﹞

巴沙爾政權倒台將對以色列產生巨大威脅


  [網友我愛薄荷糖]:似乎這次胡拉慘案,我們沒有聽到以色列的聲音,請問嘉賓,您認為,這次事件中,以色列持什麼態度?

  【李紹先】: 以色列態度是很有意思的。對於敘利亞局勢以色列非常矛盾:一方面出於對打壓伊朗的考慮,以色列支持西方推翻巴沙爾的行動,對一個沒有巴沙爾的敘利亞也做了一些准備。但另一方面,以色列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又非常擔心巴沙爾倒台后的敘利亞陷入混亂。因為盡管以色列和敘利亞敵對了幾十年,至今仍然處於交戰狀態,以色列仍然佔領著敘利亞的戈蘭高地的大部分,但是阿薩德家族統治下的敘利亞和以色列保持著冷和平,幾十年來敘以邊界是以色列最安定的一個邊界,雙方甚至沒有互開過一槍。如果巴沙爾在敘利亞倒台,敘利亞陷入混亂狀態,最可能上台的是伊斯蘭或者阿拉伯極端勢力,以色列的安全將面臨巨大威脅。目前來看,以色列很謹慎,顯然他們認為如果巴沙爾猝然倒台,以色列將面臨著巨大的威脅。所以,以色列對所謂的“也門模式”非常反感。﹝詳細﹞


若安南調停失敗 敘利亞或出現血腥內戰局面


  [網友不是二兩]:5月29日,到訪敘利亞的前聯合國秘書長、敘利亞和平倡議發起人科菲.安南稱,敘利亞處在“十字路口”,並稱“和平進程不能無限期拖下去”。然而似曾相識的一番話,人們早就在4月12日停火時聽過一遍。這個“十字路口”究竟有多少意義?

  【李紹先】: 敘利亞確實處在“十字路口”,但不是現在才在“十字路口”,從今年初就一直處在“十字路口”。安南今天的話隻不過是重復了他昨天的話,但這句話還是很有意義的。也就是我們前面所講到的,敘利亞的危機目前唯一現實的解決辦法就是安南使命的成功,如果安南的調解失敗,敘利亞最可能出現血腥的內戰局面,不久前的“胡拉慘案”就是一個小小的預演。迄今為止,“胡拉慘案”究竟是何人所為仍然眾說紛紜,敘政府和反對派相互指責,但實際上說慘案是政府制造,顯然不合情理,因為敘利亞政府迫切需要和解,安南的調解符合他的利益,在目前關鍵的時刻發生慘案,顯然嚴重威脅到安南使命的成功。我注意到,今天敘利亞政府公布調查結果,說慘案是反政府武裝或者恐怖團伙制造的,被屠殺者都是拒絕反政府的人。﹝詳細﹞

敘利亞境內反對派主張巴沙爾下台 但反對搞武裝暴力行動


  [網友桑一葚子]:敘利亞駐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榮譽總領事因為胡拉慘案在30日宣布辭職,與阿薩德政府劃清界限。敘利亞官方卻認為,該人並非代表敘利亞政府的正規外交官,您認為,這一事件是否代表著阿薩德政府內部的矛盾在激化爆發,阿薩德政府是否有可能從內部瓦解?

  【李紹先】: 這可能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不知道大家記得不,當年利比亞和也門出現眾叛親離的情況,都是從外交官的大批叛離開始的。利比亞去年2月中旬出現動蕩,2月下旬其駐外的幾個重要大使就宣布辭職﹔也門也是如此,去年3月20號,也門駐外的20個國家大使集體辭職,給當時的薩利赫以沉重的打擊。我們說敘利亞局勢一個重要的觀察點就是敘利亞政府高層和軍隊的團結,迄今為止,雖然有一些個別的事態出現,但大規模的分裂和叛逃沒有發生。這個所謂總領事的辭職,會不會引起連鎖反應,值得觀察。﹝詳細﹞

  新聞報道:


  李紹先:中俄力推敘利亞局勢軟著陸 西方強推硬著陸

  李紹先:若安南調解失敗 胡拉慘案將是血腥內戰的預演

  李紹先:西方秘密給敘利亞反對派送武器 安南很難做

  專家:別把公布敘利亞平民死亡數的人權組織太當真

  李紹先:敘利亞胡拉慘案發生時機十分微妙

  李紹先:胡拉慘案讓敘利亞現政府“裡外不是人”

  李紹先:敘利亞為何讓西方、土耳其念念不忘?

  李紹先:敘利亞總領事辭職或引發政府高官大批叛離

  李紹先:敘利亞現政權倒台 以色列將面臨巨大威脅

  李紹先:說胡拉慘案是敘利亞政府制造顯然不合情理

  李紹先:薩利赫交權后仍然掌權 巴沙爾卻無處可藏

  李紹先:敘利亞慘案發生地胡拉鎮是反對派的大本營

  李紹先:敘利亞走出僵局隻有靠安南調解

  李紹先推斷制造胡拉慘案的可能是敘利亞反對派
(責任編輯:房爽、黃玉琦)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