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志剛:“賽家鑫”案無從寬處罰依據--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於志剛:“賽家鑫”案無從寬處罰依據

2011年07月19日18:17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於志剛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於志剛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編者按:7月19日15時,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於志剛做客強國論壇,以“賽家鑫”案:輿論偏向與司法審判之爭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於志剛微博】

  ■呼吁廢除死刑並非要立即廢除

  [網友一天一地一廣仔]:請問嘉賓,在如此凶殘的案件面前,某些法官“少殺慎殺”的理由站得住腳嗎?目前的中國適合“廢除死刑”嗎?

  【於志剛】:現在包括法律理論界和司法實踐在內,呼吁廢除死刑的聲音都非常強烈。而且似乎不支持死刑的廢除運動就是一種不文明、不進步的表現。我想這種氛圍影響了很多人,但是我們應該看到的是:第一,中國的刑事案件的法案總量,從2006年以來僅僅從官方公布的刑事犯罪總量來看,持續在高位運行,平均每年在476萬起左右,其中嚴重犯罪佔到相當比例。在這種犯罪總量高位運行的背景下談死刑的廢除,尤其是死刑的立即廢除可能是不適宜的。第二,目前我們應當看清楚法學理論界多數持死刑廢除論學者的真實觀點很簡單,幾乎沒有學者要求死刑立即廢除,他們呼吁的死刑廢除基本上有一個時間表,比如說是20年、30年、50年,甚至有人提出100年后廢除死刑,隻有為數不多的極少數,大概是三、四個學者提出立即廢除死刑。因此目前中國的死刑廢除是呼吁未來廢除死刑的運動,並不是說呼吁死刑立即廢除,我想這是大部分學者的觀點。第三,作為一個人口超過13億的大國,死刑廢除必然有一個現實國情、法律文化傳統和公眾心理的接受過程,目前世界上人口過億的大國沒有一個廢除死刑的,包括美國等超級大國在內都沒有廢除死刑。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國家也沒有廢除死刑,也有人談到一個數據,似乎有120多個國家廢除了死刑,但這是個偽數據,因為他們把這些廢除死刑的國家分為兩類,一個是事實上廢除死刑的,一個是法律上廢除死刑的。 ﹝詳細﹞

  ■“賽家鑫”案並不屬於量刑上的人為隨意性

  [網友楊再昌]:請問於教授,為什麼“賽家鑫”這類案件可判重判輕,如何走出量刑上的人為隨意性?

  【於志剛】:我們目前關於故意殺人罪、強奸罪的法定刑是這樣的:第232條規定,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236條的強奸罪規定,強奸婦女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具有法定的幾種嚴重情形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這兩個罪名中尤其是故意殺人罪,它是刑法中為數不多的倒序排列的法定刑,死刑在前,無期徒刑在后,然后才是有期徒刑,充分說明了刑法對於故意殺人行為的嚴厲譴責。在這個案件中兩個嚴重犯罪數罪並罰,毫無疑問,應當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這個范圍內選擇最終的刑罰。因此,這個案子判處死緩或者死刑都應當說是合乎法律規定的,問題是在強奸一人殺害兩人的情況下即使單純按照故意殺人罪的角度來看,首選的也是死刑,特別是在一審法院已經判處死刑的情況下,二審法院改判死緩,理由並不充分,可能是對於死緩和死刑界限的認識出現了不統一的情況。判處死刑,“不需要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因此一、二審法院之間對於需不需要立即執行的認識不一致,但是並不屬於量刑上的人為隨意性,仍然是在法定刑幅度之內確定刑罰。我想這種認識不一致,就是剛才我們所說的對於自首是否必須從寬,以及賠償是否一定要在量刑上有所體現,這兩點上有不同認識。

  [網友王戰國]:請問嘉賓:請您談談自古“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傳統思想與“塞家鑫”謀害兩命被判死緩是否有本質沖突,謝謝!

  【於志剛】:“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是一個俗語,也是原始的同態復仇、刑罰報應主義的體現。應當說它有一個基本的公平觀、公正觀體現在內。但這畢竟是個俗語,現代社會的刑罰理念,除了報應主義或者說懲罰主義,也還有我們所說的功利主義、矯正主義等等理念,懲罰犯罪的目的不光是為了懲罰他,也包括我們所說的讓犯罪人和其他人能夠不再犯罪。因此刑罰追求的是功利主義和報應主義的相結合,制裁是個基礎,但是不是目的。 ﹝詳細﹞

  ■民意的廣泛關注不能用“公眾狂歡”四個字來表達

  [網友一天一地一廣仔]:請問嘉賓,雲南高院副院長稱“賽家鑫”案10年后將成標杆,你對這個“標杆”是怎麼理解的?

  【於志剛】:我不太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十年之后或者百年之后來看任何一個問題,是從一個歷史的角度來解析和評價現在的問題,我們沒有任何人有能力去預測今后的評價。就像南北朝長達數十年的戰亂,從現在來看我們評價說是促進了民族的融合,但是對當時的老百姓而言卻是連綿戰禍,千裡無人煙、百裡無雞鳴,從歷史的角度評價和從法律的角度評價是兩個問題,不應當混為一談。

  [網友小評小康小崗村]:請問嘉賓:你如何評價“以公眾狂歡的形式判處罪犯死刑”的說法?

  【於志剛】:我不太理解“公眾狂歡”這四個字,案件引發老百姓的廣泛關注,說明案件本身受到廣泛的認可或者不認可。不管是認可或者不認可,尤其是不認可,似乎都不能用“公眾狂歡”這四個字來概括。一個案件,尤其是刑事案件,在發生之后,無論是受害人還是社會公眾的譴責和憤慨,指向的是犯罪人。但是在案件得不到恰當處理的情況下,受害人以及社會公眾的憤慨和譴責,就有可能轉為指向承審案件的司法機關,乃至政府,這是一個常態的現象。這個案子之所以受到公眾的廣泛關注,尤其是逐漸由痛恨和譴責犯罪嫌疑人,開始轉為質疑二審法院,就屬於這種情況。 ﹝詳細﹞

  ■“少殺慎殺”與對個別手段殘忍的犯罪人依法執行死刑並不矛盾

  [網友楓笛]:請問嘉賓,當年藥家鑫案的時候有些專家說死刑會加重社會的“戾氣”,您怎麼看?您怎麼理解所謂的社會的“戾氣”?

  【於志剛】:我不知道當時是哪些專家說的這個話,確實在很多學者那裡,犯罪人殺人是殺人,判處死刑是政府殺人,兩種“殺人”似乎沒有區別。但是到底有沒有區別,我覺得不是由人都死了這個結果來決定的,老百姓對此都有著自己的判斷。我看過二月河的小說《雍正王朝》,相信很多網友也都看過同名的電視劇,其中有一句話很能說明問題,“小慈乃大慈之賊”。對於手段殘忍的犯罪人,這種慈悲可能是對廣大普通社會公眾的犯罪,哪個是小慈、哪個是大慈,我想大家都清楚。刑法的目的,是保護人民和懲罰犯罪。懲罰犯罪的目的是保護人民,兩者之間在某種程度上似乎可以說就是小慈和大慈的關系。

  [E政建議6265號]:中國貪官太多,廢除死刑也應該增加終身監禁,您認為呢?(http://ezheng.people.com.cn)

  【於志剛】:這個問題應該這麼看,第一,我們的職務犯罪,尤其是貪污罪和受賄罪目前還是有死刑的,無所謂廢除死刑問題。因此刑法修正案八對於12個罪名的死刑的廢除(很多人認為是13個罪名廢除了死刑,因為走私罪實際上還有死刑,所以是12個),不包括職務犯罪,因此在職務犯罪仍然配置有死刑的情況下,無所謂增加終身監禁的問題。第二,中國刑法中有無期徒刑這一刑種,實際上等同於某些國家的終身監禁,我猜想這位網友的意思,是在判處無期徒刑的情況下,不能通過減刑或假釋的方式使犯罪人提前釋放,而是要判處不能減刑或假釋的終身監禁,使犯罪人終其一生在監獄中服刑,但是一方面刑法修正案八中已經有了類似的規定,例如,限制減刑的規定,另一方面,無論多麼嚴重的犯罪,犯罪人都有悔過自新的可能性,因此,絕對不允許減刑或者假釋,也未必妥當。 ﹝詳細﹞

  新聞報道:
  於志剛:“賽家鑫”案無從寬處罰依據 呼吁廢除死刑並非要立即廢除
(責任編輯:黃玉琦)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