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學者對話核危機之后的核能利用--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中歐學者對話核危機之后的核能利用

2011年06月22日19:23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周大地(右)與法國《全球的機運》協會主席本杰明.德蓄
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周大地(右)與法國《全球的機運》協會主席本杰明.德蓄 
  編者按:6月22日15:30,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原所長、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周大地,法國《全球的機運 》Global Chance 協會主席本杰明? 德蓄 (Benjamin Dessus)做客強國論壇,以核危機后有關核能利用的爭論以及核能利用的前景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要用一個科學的方法來全面地評價東京核危機事件的影響

  [網友小小教書匠]:請問周所長,東京核危機事件發生以后,對中國的和平利用核能有什麼影響?中國發展核能的規劃有沒有因此而有所改變?

  【周大地】:影響肯定是有的,因為核能在安全問題上,凡是出現了重大的核事故,都會對核能的發展有很顯著的影響。這次東京電力的核事故出現以后,國內對核安全的關注進一步提高。我想,對於中國核電的發展,對它現在的發展速度是有所影響的。但是這個事應該用一個科學的方法來全面地評價,就是說福島這個事情的出現是在日本這次福島引發的大地震和高達14米的海嘯這種特殊的不可控制的事件影響下發生的。
  當然,也說明了核電的安全包括兩個部分,一個是在正常運行情況下,會不會出現泄露或者是大的事故影響,危及大家的生命安全的問題。現在從全世界的運行來看,這個問題解決得已經比較好了。另一個方面是技術方面的進步,現在新建的核電廠,它的安全性,還有它在設計范圍內的外部事件的影響下,它都可以做到相當的安全。所以說現在還沒有出現過一次重大的核安全事故,全世界有400多個核電廠,還是比較安全的。

  [網友曾偉]:自從日本福島核電危機發生后,世界各國輿論都對核電的未來產生了疑問,絕大部分質疑都源自於核電安全問題,您怎麼看?

  【周大地】:任何技術都有可能出現問題,包括飛機有可能墜機﹔開汽車的話,交通事故一年也有十幾萬人喪生。當然這些都是壞事,但是不是說不重要。如果核事故出現的問題,包括切爾諾貝利,最后這麼大的核事故,直接的死亡人數就是幾十個人。后來的病,有跟蹤的,據聯合國關於原子能輻射效果的科學委員會發布的正式報告表明,后來有一些年輕人或者是小孩兒,當時是甲狀腺不容易吸收,有6000人得了甲狀腺癌,但是這個甲狀腺癌是可以治愈的。這裡面經過20年的跟蹤,大約隻有15個人死掉。當然,你說死一個人我們也不高興。但是任何事情,你要保証它一個人也不會死,這個有點難。要看你這種事情發生以后,有沒有應對的手段,它實際上是造成的損失有多大。 ﹝詳細﹞

  ■中國的核電發展還處於一個比較晚的時期

  [網友小蘿卜頭]:請問周所長,我國核能發電的利用程度怎樣?核能發電與水力發電、火力發電、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發電相比有哪些優勢和劣勢?這些發電類型各有哪些特點?

  【周大地】:現在比較起來,在現在可以大規模發電的途徑裡面,核能是成本相對比較合理的。直接的污染,它的長期運行過程當中,正常條件下,它的污染是很低的,經濟性能好,而且可以大規模應用。實際上發電裡面,大約是14%到16%左右是核電發的。在一些國家,比如說法國,它的核電發電量佔它的發電總量將近80%。但是核電實際上,一般來講都是在工業化發達國家有。在很多工業化國家裡面,它佔的比例都可以達到30%、40%、50%、60%,最高都可以達到80%,像法國。日本也佔將近30%左右。  

  [網友藤樹]:【E政建議12074號】中法應聯合發展核能的和平利用,以樹立國際典范(http://ezheng.people.com.cn/proposal)

  【周大地】:我們在核能利用方面是全方位的對外合作,我們和法國是最早的合作伙伴,現在大亞灣,或者是現在主要用的主力技術二代+的壓水碓,還有第三代技術也是和法國合作的。我們現在和俄羅斯、加拿大還有合作,以及同美國在AP1000方面進行合作。我們並沒有對任何人關門,我想法國是第一大核能源國家,也有很長時期的安全記錄。在處理好國內的認識方面,法國也是做的不錯。我也去法國看過,大多數核電廠就在內陸,老百姓都很容易接受。不論是在技術方面還是在推動核電進一步的應用方面,我們都是會加強合作的。 ﹝詳細﹞

  ■核能利用的原則首先是要加強安全評估和監管

  [網友楊再昌]:請問周副理事長,我國利用核能的原則是什麼?

  【周大地】:首先是安全,我們要加強安全的評估,要加強安全的監管,我們在設備的制造過程之中和工程建設之中,要盡可能提高質量。從設計上我們也是盡量採用現在能夠掌握的最可靠的一些技術,而且不斷地進行改進,爭取把事故的可能性壓縮到幾乎為零。
  但是另外一方面,安全也包括,在意外條件下我們要有合適的應急措施,使它不會擴大,就是說要把應急的可能性也考慮在內。我們希望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不用一次,但是你也要有准備。在個情況下,核電是可以很好地發展的。

  [網友露琪婭]:請問嘉賓,中法在發展核能上有什麼互補的前景?

  【周大地】:法國的核電相對比較飽和,所以它的能源需求每年逐漸降一點,這樣一來他們核電進一步發展的強度應該是比較小的,所以說對法國來講重要的是如何繼續提高核技術,這方面來講,法國在國際上也是我們長期的合作伙伴,這個也是我們可以做的一個事情。  ﹝詳細﹞

  ■全世界都應當從福島核電站事故當中吸取經驗教訓

  [網友一天一地一廣仔]:您怎麼看日本的核輻射事件,對於其他國家來說,應該吸取哪些教訓,是否應該減少或關閉核電站,或加大安全力度?

  【本杰明·德蓄】:歐洲和法國從福島核電站事故當中吸取了經驗教訓。這是一次重大的事故,實際上是三次重大的反應堆事故,讓歐洲人意識到在歐洲同樣的事故也可能發生。尤其是法國人之前根本沒有意識到這種危險的存在。法國人秉承的觀念是,對於一個反應堆隻要重大事故的機率每年不超過一百萬分之一即可。但是,世界上所有反應堆的數量相當於14000年。所以,三十年以來,重大事故的發生率應該是0.014%。但是,切爾諾貝利的重大事故發生率是4.1%,福島核電站的發生率是3%,超過了預期的285倍。歐洲的核反應堆數量為143個,佔全世界總量的1/3,因此,發生重大事故的機率是十分大的。實際上,這種機率的計算方式不符合核事故的問題。因為核事故總是在我們不能設想的情況下發生的,我們可以說在歐洲不可能出現如此巨大的地震,但在歐洲可能會發生其他情況導致核反應堆冷卻系統停滯,或者發生洪水造成柴油系統發生故障,也可能出現破壞行為。法國和其他國家一樣都面臨著這些嚴峻的問題。  

  [網友楊再昌]:本杰明·德蓄主席,核危機后,國際社會核能利用的爭論焦點是什麼?

  【本杰明·德蓄】:為了能夠清楚地了解當今這個具有世界意義的核問題,要知道核能隻佔我們初級能源的6%、世界終級能源的2.5%(在世界不同能源消耗者的情況下)所以,這是一個十分邊緣化的能源。只是在少數國家,例如在法國,算上所有的能源形式在內,這種能源佔最終能源的17%,佔發電量的80%。對於許多其他的國家,比如像中國,這種能源更加的邊緣化。世界原子能組織在福島事件之前的計劃是,到2050年之前,將核能的使用提高4倍。該組織表示這樣的生產能力可以減少6%的溫室氣體釋放。所以,在2050年可以達到避免氣候變暖的效果。但是,相比較於通過節約能源(55%)和使用可再生能源(20%)產生的效果而言,這個數字實在是微乎其微。因此,核能在對抗溫室氣體方面並不是一個有效的生力軍。節約能源和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更加重要。 ﹝詳細﹞

  ■德國決定停止利用核能是從自己的國情出發的

  [網友小小教書匠]:請問法國嘉賓,德國等歐洲一些國家停止核能利用,關於這個問題你怎麼看?

  【本杰明·德蓄】:實際上德國人從2000年開始就決定不再使用核能源,他們只是在最近才確定了這一決定。這也經過了一段猶豫期,如果我們觀察他們從2000年以來的所作所為,我們可以發現他們主要做了兩件事情:
  第一個是節約用電的宏偉計劃:德國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電量相當於2000年的1/4。第二個是可再生能源的計劃,尤其是使用風能、光能和生物能。在歐洲,意大利和瑞士決定放棄核能源,而德國認為這樣的一種能源過渡期需要節能和發展可再生能源,並抓住這個機會,一躍成為歐洲乃至世界領域的先導。
  法國在該問題上遇到的困難比較大,因為80%的電都來自於核能。所以,議會反對派在總統大選期間提出用20年時間擺脫核能。 ﹝詳細﹞

(責任編輯:黃玉琦)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